桌羽網
世界大學運動會

鄭怡靜、陳建安「桌」銀 突破中華隊罩門

2017/08/30

桌球界有一個笑話:「桌球的等級分為簡單、一般、困難、地獄、中國。」中國桌球隊的強度,還在地獄之上,這一屆世大運中華隊創紀錄由女單鄭怡靜、男單陳建安奪銀,很幸運也很不幸,幸運的是,中國隊因為世大運衝到中國全國運動會,所以高強度的強將大多沒有來;不幸的是,少了與世界最強磨練的機會,證明中華隊奪牌是世界級的實力。

 

桌球從1988年加入奧運成為正式項目,第一個桌球女單金牌是陳靜,之後陳靜也歸化台灣籍,帶來新式的訓練及觀念,在2000年雪梨奧運時,也代表台灣拿下女單銅牌,是史上唯一一位代表兩岸都在奧運奪牌的運動選手,也讓台灣的桌球「升級」,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運動。

世大運女單項目,鄭怡靜在金牌戰面對韓國田志希,雖然一度追成2:2,但是最後2局戰術被宿敵識破,最後以2:4吞敗,只留下銀牌,雖然鄭怡靜在場邊哭得泣不成聲,但這已經是中華隊世大運女單最佳成績。

 

台南人鄭怡靜 自小展露桌球天賦

鄭怡靜是台南人,和姊姊鄭品薇同樣都桌球選手,但是鄭怡靜從小就展現出天賦,她在就讀國中時,就以14歲年齡成為台灣史上最年輕的成人國手,鄭怡靜的沉穩一向是她最重要的武器,在場邊對於對手的觀察,戰術的運用都非常巧妙,是一位智慧型的選手。如同世大運女子桌球隊教練鄭品葳所說,「削球」一直是中華隊的罩門,尤其是防守型打法台灣不多見,台灣選手也少練削球,所以很難找到對手練習,偏偏這又是宿敵日本、韓國的強項,如同過去中華棒球隊遇到速球左投一樣,明明知道是弱點卻又找不到解法。

鄭怡靜可以說是少數對「削球」對手很有心得的台灣選手,去年里約奧運時,鄭怡靜在女單接連擊敗俄羅斯的維克托莉亞.帕芙洛薇琪(Viktoriya Vladimirovna Pavlovich)以及韓國徐孝元,這兩位都是削球型選手,鄭怡靜卻能夠力克晉級,真的很不容易,雖然在八強賽中不敵上屆奧運金牌、世界排名第5的中國選手李曉霞,但已創造台灣「本土」選手最佳紀錄,僅次於陳靜的成績。這次世大運女單四強戰,鄭怡靜依然以4:1突破里約奧運女單銅牌金頌一的削球,證明鄭怡靜對於中華隊無解的難題,已經找到解決的方程式。

 

在奧運打進八強、世界盃晉四強的鄭怡靜,球技、頭腦都是中華隊一時之選,這次遇到中國強敵缺陣,目標就是留下金牌,可惜最後被韓國隊一姊、也是自中國歸化的田志希擊敗,只獲得銀牌。鄭怡靜對自己期望很高,離場時已淚流滿面,就連上台領獎獲得銀牌時,都忍不住繼續掉淚。賽後記者會也由身兼教練的姊姊鄭品薇出席,鄭品薇說,鄭怡靜單日4戰後體力透支,反胃加上壓力太大,而且帶著右肩和腳踝的傷出征,打到銀牌已經很努力了。鄭怡靜雖然沒能奪金,但是看在中、日、韓強敵的眼中,已經是突破台灣最大的盲點,成為未來桌壇的新星。

 

男單陳建安 以快打快獲銀牌

 

在桌球男子單打,世界排名第51名的好手陳建安,在世大運金牌戰不敵日本森薗政崇,屈居銀牌,也是非常可惜。陳建安在2013年喀山世大運男單就奪銅牌,本屆在「我的主場」出賽,要衝向金牌,沒想到敗給了今年狀況非常好的森薗政崇,森薗政崇也達成世大運男單金牌二連霸。

 

森薗政崇今年在亞洲錦標賽已拿下混雙亞軍、世界錦標賽男雙亞軍、世大運男單、男雙金牌與男團銀牌,確實是大豐收的一年。陳建安與森薗政崇都是左手持拍,兩人的球風也有許多類似之處,金牌戰兩人廝殺激烈,兩人都是快打旋風型,決賽越打越快,兩人也都有金牌實力,只是陳建安的運氣稍遜一籌。

陳建安也是成名甚早,2008年就贏得「第6屆世界青少年桌球錦標賽」男單冠軍,是台灣首位世青賽冠軍選手,2013年與莊智淵搭擋,首度在頂級賽事世界桌球錦標賽拿下男雙冠軍,今年世桌賽和鄭怡靜搭檔,拿下混雙亞軍,桌球之路也算十分順遂。

 

陳建安和莊智淵一樣,在世界桌球巡迴賽各站出賽拚獎金、拚積分,有許多次晉四強的紀錄,在世界桌球巡迴賽出征,能夠抵達四強,基本上必須征戰過1、2位中國選手才有辦法晉級,也讓陳建安的大賽經驗十分豐富,雖然世大運未能夠封王,但是陳建安的左手拍實力,也是獲得肯定。

台灣在世大運桌球項目表現一向很不錯,2001年北京世大運莊智淵曾經摘銀,2009年貝爾格勒世大運江宏傑首度奪下金牌,今年陳建安再添銀牌,也算是和老搭檔莊智淵一樣,在世大運有平起平坐的位置。

 

台灣桌球在世大運最後奪下2銀、5銅,表現相當出色,儘管沒有金牌的耀眼光芒,但是一路下來,在各種賽事力克中、日、韓、北韓的表現,已是台灣桌球的新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圓動力編輯室 每滴汗水背後,都是一個又一個你不曾聽聞的故事,從文字到影像,我們希望傳遞場上每一刻的感動,觸動你愛運動靈魂。 「為所有選手發聲,陪每位選手追夢」 圓動力,與您分享這塊土地上每個關於運動的故事。
小教室
為什麼桌球拍是一面紅色,一面黑色呢?

桌球拍會一面紅色一面黑色是為了方便選手辨識拍面,另外也是為了避免選手在器材上使用小手段,而造成比賽不公平的情形發生,因此特別訂定此規則,這項規則又被稱為「蔡振華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