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運動職人

「我不能跟著哭」抬頭挺過中職簽賭 宛如服務生的國訓中心執行長 — 李文彬

2020/07/27

「執行長,你怎麼沒住兄弟飯店,給老東家捧場一下?」訪問那晚,前中華職棒秘書長,現國家訓練中心執行長李文彬結束教育部會議後,下榻連鎖商務旅館,準備隔天體育署會議。

 

見到「永遠的秘書長」,為了破冰我直球對決,他也接地氣表示:「我出差也有額度啦!」

 

他擔心在餐廳受訪超時,儘管晚餐還沒吃,貼心建議移師星巴克慢慢聊,展開超過3小時的對談。「台南Josh是誰? 喔~會用數字的,看過。」身為中職員編001號,現在僅能趁加班回宿舍或滑手機時瞄一下球賽,仍默默支持曾擔任領隊的中信兄弟。

 

《蜘蛛人》有句台詞說「能力越強,責任越大」;聽他說了許多故事才知道,前體育署長林德福稱他「擁有絕佳行政與溝通協調能力」不算客套話;讓他離開棒球圈後,得以受邀掌管國訓中心。

 


李文彬獻花給世界球后戴資穎(圖:國訓中心粉絲專頁授權提供)

 

 

體育人的老派哲學 親自碰面才算數

 

和多數運動迷一樣,李文彬大學時期也是球場的常客;他記憶力強如Google,身為彰師大雙棲運動員,他仍能像教練一般,一絲不苟地描述如何將橄欖球以無旋轉的方式穩穩傳出,還分享擔任守門員如何撲救。出身南投,他自豪與旅日棒球名將陳大豐,都曾效力育英國小少棒隊。

 

敲定訪問之前,我們至少通過了三次電話;他平時多坐鎮高雄國訓中心,但堅持不接受電訪,就算必須多次協調時間也要親自碰面。他說:「講三次電話,感覺有誠意做事,我們來安排。」

 

「我們彼此面對面,能觀察你,看到你的反應:我不知道你是誰,有些話也不一定敢講。」他說碰面代表誠意,「有時候人就是那種感覺。」,相當重視見面三分情的溫度。

 

工作時他也如此堅持,使會談各方當面達成承諾,避免打迷糊仗亂開支票,也多次拒絕過電訪。

 

傾聽每一個問題,他總是將身子微微向前,眼神緊盯著我;也許人生經歷太多故事,他每一個回答都如推理小說般堆積眾多線索,必須抽絲剝繭悟出當中道理。

 

 

面面俱到的中職守護者 黃牛也禮讓三分

 

李文彬曾在高職擔任物理老師,輾轉不同工作後,才在報紙發現中職一小塊徵才廣告,「好死不死被我看到。」,但他心想:「台灣有職棒嗎?」

 

接受面試主播落選,不放棄寫信給「職棒之父」洪騰勝董事長毛遂自薦,經董事長親自面談才得以加入中華職棒,員工編號001,初期什麼雜事都幹,週末甚至帶小孩到辦公室加班;一路從場務、賽務做到秘書長,目前於國訓中心服務。

 

接招各式問題,李文彬態度從容溫和,與星巴克小號強力吹奏的爵士樂形成明顯對比。

 

當長官不免遇上「妖魔鬼怪」出沒,他總是像故事書般,分享處在灰色地帶的趣事。他舉例職棒熱度高時,黃牛甚至盤踞棒球場前人行道徘徊兜售門票。警察巡佐問:「這要處理嗎?」,他示意先緩緩。

 

李文彬展現八面玲瓏的手腕,與黃牛交涉:「他依規定排隊買票是勞力所得,有球迷沒時間排,願意付更多錢,那我不處理。」黃牛跟工作人員一度發生衝突,但聯盟無公權力,只能請求警方協助;雙方也達成協議,若出現鬧事插隊、盤踞票口等不合法手段,那只能請警察將票沒收。

 

他強調柔性的職場原則:「人家有尊重你,就不要趕盡殺絕。」

 

雙方劃清界線,在棒球場旁的白館遇到,黃牛甚至主動招待「要不要看籃球?」

 

李文彬作風圓融、溫柔又堅定,觸及人心恰到好處;每逢開季必拜會各球場管理人及各縣市政府,也親自將貴賓證送到縣市首長和議員手中。日後中職因簽賭案人氣和收入觸底,影響職棒營運;但與各地相關單位的好關係,幫他爭取場租打折。

 

曾在聯盟共事12年,WBSC亞洲特派王雲慶就說:「他在中華職棒的20餘年間累積人脈廣結善緣,才能離開一陣子後還能來到這個位子啊。」

 


李文彬(最左)等記者,參與了台北棒球場的最後一夜(王雲慶提供)

 

 

講求時空背景的執行者 遇上簽賭「我不能跟著哭」

 

「永遠的秘書長」身段柔軟,行事強調尊重與合乎現況。過去球迷指責中職缺乏自由球員等制度,他不吝護航,「人家美國和日本職棒也發展那麼久才有今天。」

 

他又以推動選秀為例,過去球團提供潛力學生營養金多年,畢業再將其納入陣容。若要全部砍掉「球團怎麼可能接受?」

 

王雲慶以 “lobby”「遊說」形容李文彬,位高權不重,反倒像幕僚。他以擔心「豪門」球隊造成實力不平衡,球賽不精彩,無法與台灣大聯盟競爭為由,讓球隊選秀前擁有一名保留名額,成功推動選秀。

 

他在1998至2012年擔任秘書長期間碰上不少風雨,聊開後我再塞他一顆直球,「聽說2009年黑象事件後,有聯盟員工在KTV痛哭,你有在嗎?」

 

神態自若的他突然板起了面容,「有吧!」,他的分貝拉高了點,同時臉一撇,似乎有些不情願。也許10年前的記憶已模糊,其實只有一位員工和球迷朋友在錢櫃「唱、喝、哭、醉」,釋放撕心裂肺的負能量。

 

李文彬突然打斷訪問,「對不起,我去洗手間順便回個電話」。回來後他有神的眼睛,似乎濕潤了一些。當下流露的情緒非常隱晦,有種就是不露聲色的硬派任性。

 

回想在聯盟辦公室,他以嚴厲又沈重的語氣,對憂心聯盟解散的同仁說:「如果你們會擔心,那我建議趕快去找工作,不要讓自己活在擔憂之中。」

 

「有擔心的聲音流竄會影響團隊,我不能一起哭啦。大家都有家庭,這樣反應很正常,領導者給人家信心是很重要的。」

 

他悄悄坐上時光機,當時的他想法很簡單:「有信心的人,我們一起為明年準備。」

 

外界球迷要求李文彬下台,而他也被形容為作風偏向保守的高層。被問到有無任何後悔,或該做卻沒做的,他堅決表示:「沒有。」他透露當時請執法人員為球員進行法治教育;球團不斷宣導;聯盟更聘請退役警官在下榻飯店盯哨,回報有無接觸可疑人士。還曾熬夜比對通聯紀錄,企圖找出與黑道掛鉤的球員。

 

他說:「如果我們都沒做為,的確該負責任;我們也很嚴格管理,罵聯盟罵球隊公平嗎?」

 

不過他也承認面對球迷要求辭職,信心一度動搖,但時任會長趙守博的一席話「球團付錢給球員打球,有叫他們做壞事嗎?」成為他的精神支柱。

 

當時涉賭球員儘管遭起訴,但最後全獲得緩起訴,無人坐牢;罰款對組頭九牛一毛,全無嚇阻力。因此儘管經歷多年,李文彬仍對當時的處理感到堅定,論時空背景無一絲不妥。

 


兄弟球迷向李文彬索取簽名(圖:取材自李文彬臉書)

 

10幾年的任期內,他參與了選秀、自由球員、讓渡、一軍底薪、聯盟合併等制度推動,以幕僚身份為職棒貢獻。就算成為箭靶,但默默守護職棒,我主觀認定夠格名人堂。

 

曾任味全龍副領隊的趙士強明白表示:「賭博是時代的產物,要怪球團跟秘書長都不盡公平。」

 

來到兩聯盟合併初期,中職堅持「叛將條例」,一度要影響誠泰太陽教練團布局。總經理趙士強和李文彬站在對立面,「微笑喬治」卻笑說:「沒有私人恩怨;他只是執行,我相信後面不是他的堅持,他只是代表。」

 

 

國訓中心新官上任 沒有三把火

 

淡出職棒圈後,李文彬2018年春季在飲食風波下,就任國訓中心執行長。他不否認有不少問題,但考量接近雅加達亞運,仍維持一貫佛系風格;「要先維持穩定發展,先把亞運比完。不要剛到就一直下令說哪邊不行,那一定碰上很多阻力,我先把該做的服務做好。」

 

伙食問題已鬧上檯面,有人問他:「要不要去跟教練溝通?」他卻說:「直接改善問題,讓教練選手感受我服務你。我必須先讓你感覺到,我不是來管你,是來照顧選手的。」

 

之後台灣在雅加達亞運獲得17金19銀31銅的好成績,該年底任期結束後,他也在隔年獲得續任。王雲慶說:「執行面重於開創面,執行長這個位置很適合他。」趙士強也同意:「他是苦幹實幹的人,在職棒扮演了合理的角色,執行長是最恰當的位置。」

 


李文彬陪同蔡英文總統視察體操代表隊(圖:國訓中心粉絲專頁授權提供)

 

總結在體育圈工作,他的建議很簡單,應首重熱情,如此才會用盡一切力量將事情做好;對任何人,先拿出尊重才是。

 

談到執行長這高官位置,他笑說:「如果天下太平,人家就不會找你了」,笑稱爽缺必定一堆人搶。

 

職人檔案:李文彬
學歷:臺灣師範大學運動休閒與餐旅管理碩士
資歷:中華職棒大聯盟賽務部主任、秘書長、中信兄弟總經理暨領隊、國家運動訓練中心執行長

 


※延伸閱讀看更多「運動新視力」系列:

運動職人專訪電影聊運動運動科技應用健康診療室跟著運動去旅行


※在運動中看見的不僅是勝負,也是態度與氣度,邀您用熱情感染眾人,分享每一個動人時刻!

歡迎您來 [我要分享]


※喜歡我們分享的內容嗎?歡迎按讚追蹤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Dennis L 林育正 |喜愛觀察運動行銷和深度人物專訪,目前擔任NFL in Taiwan粉絲專頁編輯,最喜歡的運動電影是沙地傳奇。
小教室
桿弟只負責遞球桿?其實他們遠不如你想的那麼簡單!

高爾夫選手身旁一定會帶著1名「桿弟/娣」,而他們的工作其實並不只是開球車、背球具,桿弟/娣們最重要的工作是提供選手意見和球道的資訊,不但需要在比賽前做足功課,對球員的狀態也必須瞭若指掌,是一門非常高深的學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