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運動職人

和選手共同成長為樂趣 務實追夢的運動物理治療師-劉峻瑋

2020/07/21

每年七月或許是許多剛畢業的大學生、研究生最迷惘的月份,畢竟離開校園,緊接而來就是摸索人生下一個方向,有些大學生可能選擇攻讀研究所或踏進職場,男生則應盡國民義務去服兵役,然而,即便選擇繼續升學,也不可能一輩子都待在校園,除非從事在學校的教職工作。

 

現任Peak Force運動物理治療師劉峻瑋從小學業表現傑出,求學生涯讓人稱羨,來自臺南的他高中畢業於該縣市第一志願臺南一中;大學更就讀於全臺最高學府臺灣大學,之後雖曾在臺大繼續攻讀研究所,但他逐漸思考自己要的是什麼,並毅然決然地休學,且服完兵役後,從事他最喜愛的運動物理治療工作,雖然本身對事業的想法為務實取向,但和選手共同成長卻是他現今生活的最大樂趣。

 

 

和運動員互相成長帶來快樂

 

從小熱愛棒球運動,學生時代積極和朋友投入棒球運動,大學期間也曾是臺大田徑隊的一員,就學期間曾至臺大醫院、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實習,畢業後也考取臺大運動設施與健康管理碩士學位學程,不過後來卻因家庭及某些因素使劉峻瑋先決定休學並服兵役,「其實那時休學想說看有無機會到左訓(國家運動訓練中心)當替代役,另一方面也想多回臺南陪家人。」雖然之後在左訓擔任替代役的想法未能成行,但當兵期間劉峻瑋和Peak Force取得聯繫,使他在退伍後,迎來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




(圖片提供:劉峻瑋)

 

在Peak force擔任運動物理治療師,工作內容為提供選手運動按摩和放鬆的服務,針對選手訓練過後,比較緊繃或不舒服的部位進行傷害防護和放鬆,這種時常和運動員相處的生活,帶給劉峻瑋不少期許,他說:「能跟運動員接觸和交流,和他們互相成長是我在這份工作上最喜歡的部分,如果還能協助選手,讓他們無論賽前和比賽的狀態調整至最佳,更會替自己帶來不少喜悅和成就感。」

 

 

運動物理治療師和防護員的差異

 

至於運動物理治療師和防護員的差異為何?由於臺灣在這塊的區分尚未如此明細,身為運動物理治療師的劉峻瑋也分享自己看法,他認為主要是介入的時間點和時機不同,「就我個人理解,運動員給醫生診斷完後,交由物理治療師來協助,最後再經由防護員,會是種漸進式的流程,不過在臺灣,物理治療師和防護員的界線仍太過模糊。」

 

不過畢竟自己未曾在同時擁有防護員和物理治療師兩個職員的單位服務過,所以劉峻瑋也僅是分享己見,「或許兩者會有重疊,但防護員會更前端,而物理治療師則位居後線。」理想的共存模式是受傷的選手先來到物理治療師這邊,等物理治療師評估完,選手獲得回到隊伍進行訓練的同意許可後,再交給防護員照料,平常防護員在場上待命,賽後防護員再和物理治療師進行討論。




(圖片提供:劉峻瑋)

 

 

觀察不同領域的專業看法

 

目前所處的Peak Force主要負責選手的體能訓練為主,因此除了選手,能和許多體能教練交換各自專業的看法,被劉峻瑋視為從事這工作所能吸收的養分,「體能教練看到的東西,和我看到的東西會不一樣,趁這機會多去了解每個專業的不同,而加以學習,是種另類成長。」

 

這樣的認知將來想從事運動物理治療產業,或想從一般物理治療跨入運動物理治療的人士,非常重要,得先有這樣的心理建設,心態才能保持開放,不像一般在醫院的物理治療師大都接觸醫療體系的人,在運動物理治療這塊,得面對很多具有運動背景的人,不只要對運動保有熱情,還得具備相關運動知識。

 

「心態要更開放才行,運動物理治療比一般運動物理治療所接觸的人、事、物會更廣,因為多了體育圈的人,除了選手、選手運動專長教練,還有體能教練、防護員等。」

 

其中最重要的是不能眼高手低,不要認為自己學歷好,就排斥別人專業,每個專業都有各自的理論和看法,千萬不要貶低他人,覺得自己很厲害,「不要書念得比別人多,就想掌控更多主導權,或否定別人看法,彼此交換想法,才能融入團隊。」

 


(圖片提供:劉峻瑋)

 

 

使自己就讀科系和興趣結合

 

回想過去填選大學志願時,就算申請的科系看似與運動無關,劉峻瑋也會希望能將自己選擇的科系和運動做連結,相信每個人都歷經過興趣能否成為工作的迷惘,這時則會建議回憶當初選擇就讀這科系的初衷,接著在求學或實習過程中,不斷嘗試尋找自己有無喜歡或熱愛的事物。

 

很多事情別急著下定論,未來會發生什麼事都很難預料,對未來不過於設限,結合運動和物理治療,讓劉峻瑋逐漸找出自己的一片天,而且運動物理治療目前在產業界越受到關注,工作機會和職缺也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現實與夢想如何取得平衡

 

相信很多人在追夢過程中,常遭遇現實層面帶來的壓力,對此劉峻瑋認為可先評估自己對經濟的需求,再做打算,他笑說:「像我就沒結婚,沒結婚也沒老婆小孩要顧,可能就沒這麼多顧慮。」至於家人方面,「有人可能要繼承家業,那另當別論,但我算很幸福的,家人都很開明,很尊重我的想法。」

 

不過追逐夢想的前提,則是千萬不要帶給家人任何困擾,簡單來說,最基本的就是要先做到經濟獨立,「有的人可能要照顧父母,每個月都還要固定匯些錢回去,但就算不用,自己都成年了,經濟獨立非常重要,總不能一直跟父母拿錢。」

 

運動治療雖是劉峻瑋追逐的夢想,但這並不代表他鼓勵大家要大膽追夢,雖然對薪資沒有太多意見,但至少要能足以應付生活開銷,「因為現在自己還年輕,可多做自己想做的事,但如果追夢的過程無法兼顧上述所提的家人及現實環境,那麼夢想可能就不是我的第一順位。」

 

現階段對劉峻瑋來說,如何幫助他服務的運動員站上更高的舞台,是他對自己的期許,像是目前公司有負責訓練未來有機會參加帕運的選手,所以很享受跟著他們一起學習和成長,即便新冠病毒疫情導致國外許多賽事停擺,但所幸臺灣防疫有成,國內賽事逐漸恢復舉行,因此希望能替選手貢獻所長,往後也期盼能與更多運動物理治療團隊進行交流與學習,讓自己充滿更多未來性。

 


(圖片提供:劉峻瑋)

 

職人檔案:劉峻瑋
學歷:臺大物理治療學系
現職:Peak Force運動物理治療師

 


※延伸閱讀看更多「運動新視力」系列:

運動職人專訪電影聊運動運動科技應用健康診療室跟著運動去旅行


※在運動中看見的不僅是勝負,也是態度與氣度,邀您用熱情感染眾人,分享每一個動人時刻!

歡迎您來 [我要分享]


※喜歡我們分享的內容嗎?歡迎按讚追蹤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陳士勳 |透過這些運動,讓我的人生變得不一樣! Xun’s Triple SSS” Sentences, Sounds, Speed ” 文字(採訪寫作, Sentences)、聲音(小提琴 Sounds)、速度(賽車 Speed)
小教室
柔道耳只有柔道選手才會有嗎?

柔道耳是一種因為摩擦、震動,導致耳內細小血管破碎、瘀血,讓耳廓變形、變硬的運動傷害,雖然名稱叫做柔道耳,不過其實只要是技擊類項目的選手,因為練習比賽時需要摔、抓,導致耳朵內出血,柔道耳都有可能會找上身,可以定時請醫生協助清理瘀血,來緩和這項運動傷害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