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運動職人

從咖啡店店長到大聯盟球探 機會來得又急又快抓住就對了—薛奕煌

2020/07/13

球探是一個充滿神秘感的職業,他們時常出沒在各層級的比賽中,在本壘後方拿著測速槍和錄影設備認真紀錄著場中選手的表現,他們的存在對選手來說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他們的每一份球探報告,可能都足以改變年輕球員的未來發展,這樣扮演舉足輕重地位的人,都是哪些人呢?

 

從咖啡店店長到職棒球隊的球探,這個跨度即便在現在斜槓當道的年代還是令人驚奇,但2016年時,這樣的機會就出現在薛奕煌面前,不是退役選手,也不是科班出身,大學就讀東吳大學國際貿易系的薛奕煌,在2016年成為了Lamigo桃猿隊(現樂天桃猿)的球探。

 


東吳大學校隊時期的薛奕煌 (照片提供:薛奕煌)

 

 

從來沒想過靠棒球吃飯

 

「其實當下聽到有人丟給我球探這個機會的時候,我非常驚訝,我根本就沒想過這是我能做的事情。」大學時期就讀東吳大學國際貿易系的薛奕煌,是學校一般組棒球校隊的二壘手,對體育產業有著熱情,除了打球之外,還參加了大專體育總會的SSU校園體育特派員的組織,開始撰寫一些大專體育賽事,不過並沒有想過未來會走進體育圈。

 

「雖然一直都會體育很感興趣,但從來沒有想過能把體育這條路當作自己的工作。」畢業之後先在家裡的咖啡店工作的薛奕煌,其實並不想不務正業的,但已經打算想往貿易的路走的時候,從校隊學長那邊得到職業球隊球探的面試機會,「其實當下非常驚訝,想說像我這樣不是科班出身的人也能當球探嗎?」

 

 

人生就是在不同階段不斷遇到幫助自己的人

 

「當初引薦的Ty學長是MLB亞利桑那響尾蛇的球探,他聽說當時的Lamigo桃猿隊想要拓產球探部門,因此把我推薦給桃猿隊的球探主管藍天勇,結果我還真的就面試上了。」

 

雖然一切聽起來都很不可思議,但其實這一切並不是憑空發生的,因為大學時期擔任大專體總SSU特派員的緣故,薛奕煌時常會在社群平台分享自己採訪的報導,也會分享自己對於棒球的見解,同時英文程度不錯的薛奕煌,也在大學時期擔任過亞洲青年女子排球賽哈薩克代表隊的隨隊翻譯志工,這些生活的細節都被Ty學長看在眼裡,認為他有擔任球探的潛力。

 

「那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有人願意給我機會,同時家人也很支持我,讓我能夠無後顧之憂的去嘗試。」當時還在家裡咖啡店工作的薛奕煌,就這樣脫下了圍裙,拿起了測速槍開啟自己的球探人生。

 

場邊紀錄 (照片提供:薛奕煌)

 

 

取得信任是成為球探的第一課

 

「剛進球隊的時候,其實很明顯地會感受到球隊的教練和球員會覺得,『這球探不是科班出身的,以前沒看過,球隊的未來要交給他,這樣好嗎?』的感覺,然後去到球場要如何跟球員和教練建立關係,這都是很大的課題。」大學剛畢業沒多久,又不是科班出身,薛奕煌除了要慢慢累積隊伍中球員教練的認可,出外調查也要讓基層教練和球員認識你,但這些都還算小意思,更難的問題是同行。

 

「那時候在台灣活動的球探只有Lamigo桃猿的球探不是職棒退役的,所以我每天工作的時候,坐在我四周的都是像耿伯軒、沈鈺傑這種球星,我小時候都看他們打球的,那時候會覺得特別有距離感,而且對自己也沒有自信,感覺矮人一截。」

 

初入職場時被同行震懾住的薛奕煌並沒有讓自己徬徨太久,他慢慢體會到自己即便不是科班出身,但看球的角度和解讀比賽的方式跟這些前輩也不同,自己並不是低人一等,而是有自己的價值的,想通了之後,也慢慢跟這些學長前輩們變成好友,雖然是敵隊的關係,但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並不會聊太多工作的事情,反而更像是一起出差的朋友們。

 


準備參與選秀的Lamigo桃猿隊球探們以及教練領隊(照片提供:薛奕煌)

 

 

我哪看得出來這顆是什麼變化球?!

 

搞定人和之後,回歸到球探的專業也是一大挑戰,「坐在本壘板後面,學長都會說『這球是曲球。』我心裡就想說你到底怎麼看出來的啊,根本一樣啊!」一開始完全跟不上節奏的薛奕煌就是用大量看比賽去累積這些經驗值,成為球探的第一年,薛奕煌包含大大小小的基層賽事和晚間的職棒賽事就看了將近五百場球。

 

「因為球探的工作都是面對各種不同類型的球員,我們的商品是人,這其實也會讓這份工作增添不少變數,但我覺得很有趣,大量的觀看比賽和跟球員接觸也讓我更快進入狀況。」

 

 

MLB球隊提出邀約 我拒絕了

 

「在Lamigo待了兩年的時候,MLB的某支球隊就來詢問我有沒有興趣當他們的球探,那時候我覺的自己還不夠格,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學,加上球隊那一年拿下冠軍,想要再留下跟著球隊拼一年。」並沒有被突如其來的機會沖昏頭,薛奕煌很清楚自己的不足,因此拒絕了這次前往大聯盟的機會。

 


跟球隊一起奪冠的喜悅(照片提供:薛奕煌)

 

不過該是你的終究會還是你的,隔一年2019年,在工作時認識的MLB舊金山巨人隊國際部主管想要拓展亞洲球探部門,向薛奕煌拋出橄欖枝,這次他決定要接下這個新的任務,「其實很感謝Lamigo桃猿的領隊劉玠廷和球探主管藍天勇,他們雖然表示慰留,但也認為這是很好的機會,希望我有更好的發展。」

 

因為舊金山巨人隊亞洲區球探部門才剛成立不久,因此薛奕煌就成為當時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舊金山巨人隊駐亞洲的球探,因此台灣、日本、韓國的棒球賽事都會需要關注,「第一年說真的我漏掉蠻多重要的比賽,因為並沒有那麼熟悉日本和韓國的職棒,又需要日本、韓國、台灣三地飛來飛去,能看的比賽也很有限,所以今年球隊又找了一個韓國同事來負責韓國的賽事,又遇到疫情,所以可以暫時放慢腳步。」

 

 

最後還是想回到中華職棒 在自己的家鄉努力

 

「我有時候還是會想念在Lamigo的日子,可以進球隊跟球員互動,更有一個團隊的感覺。」成為大聯盟球探的第二年,薛奕煌卻開始想著回饋中華職棒,「中華職棒是我開始的地方,因此我想在大聯盟的體制裡學習和磨練,等到覺得自己能量夠了之後,能夠帶一些東西回來給中華職棒,我一個人的能力可能沒辦法做到太多,但我想盡我所能的幫助這個聯盟成長。」

 


各地職棒聯盟的觀戰通行證(照片提供:薛奕煌)

 

我(筆者)跟薛奕煌其實在2015年世界12強棒球賽的時候就認識了,我更習慣叫他小薛,當時的小薛是個充滿熱血的大學生,對於棒球充滿熱情,過了五年的現在,我覺得他還是那個他,不管是學生時期還是成為了大聯盟的球探,依舊是那個充滿熱血及熱情的小薛。

 

職人檔案:薛奕煌
現職:舊金山巨人隊環太平洋區球探(2019至今)
相關經歷:
2008-2010:明倫高中棒球隊
2011-2014:東吳大學棒球隊,擔任隊長
2012-2014:SSU大專體育總會特派員
2015:札札咖啡店長
2016-2018:Lamigo桃猿隊球探

 

本文作者:蕭群(滾羊)


※延伸閱讀看更多「運動新視力」系列:

運動職人專訪電影聊運動運動科技應用健康診療室跟著運動去旅行


喜歡我們分享的內容嗎?歡迎按讚追蹤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圓動力編輯室 |每滴汗水背後,都是一個又一個你不曾聽聞的故事,從文字到影像,我們希望傳遞場上每一刻的感動,觸動你愛運動靈魂。 「為所有選手發聲,陪每位選手追夢」 圓動力,與您分享這塊土地上每個關於運動的故事。
小教室
冰壺是什麼運動?

冰壺(Curling),它起源於16世紀的蘇格蘭,是當時人們在冬天冰凍的池塘玩的一種推石遊戲 。比賽由投擲硬幣決定開始的先後順序,由一位選手把石壺投至像靶心一樣的圓壘;另外兩位選手為刷冰員,要在不碰觸石壺的情況下,用刷子刷冰為石壺開道,而石壺距離圓壘中心最近的隊伍得分。隊伍由4人組成,每隊有8支壺,兩隊交替投壺,16支壺都投完,稱為一局,一般比賽會進行8-10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