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電影聊運動

《夢幻成真》 是時候與過去的遺憾說再見

2020/05/07

電影《夢幻成真Field of Dreams》故事背景發生在70年代,當時美國社會正回歸新保守主義,這時的生活不再是物質至上,而是追求安逸穩定。電影中的角色分別來自不同年代,各自帶著時代的色彩相互碰撞,男女主角的青春年華發生在強調「愛與和平」的60年代,父母輩的人生精華卻停留在動盪的20年代,時代的氛圍影響著人們的理想與價值觀,雖然時間推移、社會轉變,讓彼此之間出現矛盾與裂痕,但唯有棒球這項運動能夠把各個時代連結在一起,運動成為最佳黏著劑。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棒球成為美國最主要的運動之一,所以大聯盟決定將1919年世界大賽將改為九戰五勝制,由代表美國聯盟(簡稱美聯)的芝加哥白襪隊與代表國家聯盟(簡稱國聯)的辛辛那提紅人隊進行系列戰,不過卻因為八名白襪隊球員被收受賄賂,故意輸給了紅人隊,史稱「黑襪事件」。1920年大聯盟陷入一系列醜聞,一時之間民眾震怒,甚至有人遷怒於整個棒球運動開始抵制比賽。為了重新恢復大眾的信任,裁決此案件的法官凱內納被任命為棒球行政管理官員,他大刀闊斧嚴加整飭運動紀律,好不容易使一蹶不振的棒球運動繁榮起來,美國國民紛紛重返棒球賽場,至此棒球又進入了黃金時代。

 

因為「黑襪事件」打假球被禁賽的球員包刮:明星外野手赤腳喬(Shoeless) Joe Jackson、投手Eddie Cicotte、中堅守黑皮(Happy)Oscar  Felsch、左撇子(Lefty)Claude Williams、一壘手小雞(Chick)Arnold  Gandil、內野手Fred McMullin、游擊手瑞典仔(Swede) Charles Risberg、三壘手巴克(Buck)George Weaver。 圖/維基百科

 

電影《夢幻成真》的故事要從男主角雷的父親說起,父親生於1896年是個沒見過大城市的鄉下人,雖然短暫加入小聯盟但成績並不亮眼,一日為球員終生熱愛棒球,脫去棒球制服的父親轉而成為白襪隊最忠實的粉絲,他崇拜著白襪隊左外野手「赤腳喬」喬傑克森。直到1919年「黑襪事件」徹底傷了全美國球迷的心,傷心欲絕的父親決定搬到布魯克林展開新生活,不過他對白襪隊的支持卻絲毫未減。

 

男主角雷出生於50年代初期,母親在雷三歲時便過世,雷則由棒球二級選手轉任碼頭工人的父親一手帶大,所以棒球故事潛移默化地存在在雷的童年之中,父親希望雷繼續自己未完成的棒球夢想,但雷其實並沒有那麼熱愛棒球,因此備感壓力。後來父親因為地緣關係成為洋基隊球迷,雷就故意唱反調為布魯克林道奇隊加油,青春期的叛逆讓父子關係日益惡化,雷甚至選了離家最遠的柏克萊大學,頭也不回地離家、告別白髮蒼蒼的父親。

 

當時正值民權崛起的60年代,許多年輕人受到反戰主義薰陶,柏克萊大學更是60年代學生運動的大本營之一。男女主角雷和安妮大學時期也積極參加各種示威遊行,到了60年代晚期社會開始變質,變得一團混亂,於是換「新保守主義」嶄露頭角,人們轉而嚮往穩定平凡的生活。畢業之後雷和安妮結婚,並且於1974年搬到愛荷華州經營玉米田農場,而雷的父親卻在這時候過世,直到最後父親都沒有和兒子有所互動,更沒有機會見到兒媳婦與孫女。

 

父子之間的隔閡一直都是男主角與父親彼此最大的遺憾。 圖/Blu-ray.com

 

 

第一位「他」:如果蓋好了他就會來

 

70年代以後社會回歸保守安定,雷和安妮買下一座農場、種了大片玉米,從此生活安逸到不能再安逸。雷36歲那年想起自己曾經玩過棒球,於是奇怪的呼喚開始出現,「If you build it, he will come. 如果你蓋好了,他就會來!」一天男主角在玉米田中央,聽到一個奇怪的聲音說了這句奇怪的話,這也是電影最為經典的台詞之一。他一開始以為自己瘋了,因為在偌大的玉米田裡根本不可能會出現這樣的聲音,後來經過自己不斷的推敲與幻想,他終於理解「要蓋什麼、誰會來」──如果雷在玉米田中央蓋一座棒球場,前白襪隊球員「赤腳喬」就會來愛荷華打球,於是他把蓋棒球場這個大膽的想法告訴妻子。

 

因為一句幻聽「If you build it, he will come. 如果你蓋好了,他就會來!」,誕生了這座玉米田中央的棒球場。 圖/Alpha Coders

 

雷的棒球記憶喚醒了不甘於安逸的內心,他和妻子仍懷念年輕時充滿熱血理想的模樣,「這一切都和父親有關,但我深怕踏上他的後塵,」父親曾經有過夢想但卻不曾實現,他堅信父親也幻聽過這個聲音,只是當時身為一家之主的單親父親根本沒時間駐足傾聽,他不想像父親一樣帶著遺憾辜老而終,所以決定跟隨這個聲音去建造一座棒球場。「你覺得我瘋了嗎?」妻子卻不認為雷發瘋了,反而支持他的幻聽,「感覺如果夠強烈就全力以赴去蓋棒球場吧。」儘管附近居民都嘲笑這對瘋子夫婦,居然把生財工具玉米田剷平,在這窮鄉僻壤蓋起「蚊子館」棒球場。

 

有時候理想不一定能被旁人所理解,但不被理解不足以作為放棄的藉口。 圖/InsideHook

 

雷看著自己親手搭建的棒球場,不禁懷念起父親並且感嘆自己的衝動,他不確定這樣冒險到底是為了什麼,接下來能做的就是等待「赤腳喬」蒞臨棒球場打球。但是「赤腳喬」到底是誰?為何「赤腳喬」要來這裡打球呢?喬傑克遜是父親的偶像,他是史上最偉大的外野手,平均打擊率在當時排名第三,由於他剛出道時新買一雙釘鞋,但新鞋穿久腳會痛,所以他在第六局索性把鞋子脫下來赤腳打完全場,於是獲封「赤腳喬」的稱號。

 

1919年棒球世界大賽,他效力於芝加哥白襪隊,球隊收了一大筆錢故意輸給對手,堪稱美國棒球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不過令人驚訝的是,赤腳喬確實收了賄賂金,但卻完全看不出他故意放水的跡象,他仍舊維持超高打擊率,敲出十二支安打和全壘打。不過操縱比賽、欺騙球迷就是不對,他和其他收錢的七名球員被棒球委員會判處終生停賽的懲罰。「赤腳喬的打擊舉世無雙,」父親在黑襪事件之後仍然將赤腳喬視為偶像,這一點讓正值青年的雷十分不悅,他的道德感告訴自己犯錯的人不配被當成英雄,因此當時他十分排斥迂腐的父親,就這樣「赤腳喬」成了這對父子的心結。

 

左為當時最偉大外野手「赤腳喬」,右為飾演「赤腳喬」的男演員。 圖/Zimbio

 

棒球場蓋好了,日子一天天過去,正當雷因為財務危機而打算放棄棒球場時,「赤腳喬」出現了!之後這八名被驅逐出棒球界的前白襪隊球員也都來了!這些早已過世的棒球明星一個個從玉米田冒出來打球,就像鬼魂一樣但又歷歷在目,最奇怪的是其他人都看不見這些球員,只有男主角這家人能夠看到。

 

棒球場蓋好之後,前白襪隊球員紛紛從玉米天四周冒出來打球,雖然他們皆已去世,但看在男主角眼裡他們卻無比真實。 圖/The China Post

 

 

第二位「他」:撫平他的傷痛

 

「撫平他的傷痛!」雷又再次聽到奇怪的聲音,第二位「他」出現了,而這次雷的任務是撫平60年代創造「做愛不做戰」反戰標語作家泰倫斯曼的傷痛。他曾在靜坐抗議時被逮捕,並且寫過許多偉大的著作,如果想要研究60年代就必讀他的書籍。後來他發覺大眾對他的著作不是過份激進就是太過冷漠,60年代後期社會逐漸走向扭曲,馬丁路德和甘乃迪被暗殺以後,有人認為所有的動盪不安都是泰倫斯曼的錯,於是他絕望地停筆了。到了70年代他轉而鑽研電腦程式、成為電腦工程師,用電腦遊戲教孩童學習「愛與和平」的精神。

 

泰倫斯曼曾經是最偉大的作家,更是民權和反戰主義的拓荒者,拿過普立茲獎,也是新聞週刊的封面人物,他憑一己之力塑造了屬於他的時代,但到頭來卻吃力不討好被大眾唾棄。於是他從一位充滿理想的時代偉人,淪落成遮遮掩掩的市井小卒,人沒有了夢想,生活將形同空殼,他認為自己的人生再也沒有目標,也無力去支持任何社會運動了。

 

這位作家看似與棒球沒有任何關聯,其實不然,雷費盡心思找尋泰倫斯曼的報導之後,他發現泰倫斯曼骨子裡是一位棒球迷。泰倫斯曼曾向記者透露,「從兒時起,我的夢想就是參加布魯克林道奇隊,後來道奇隊離開布魯克林、球場被拆除之後,我的夢想就此破滅,但我常常夢到我的夢想。」棒球夢想支離破碎確實是他的遺憾,所以雷為了撫平泰倫斯曼的傷痛,決定帶他去看一場棒球比賽,或許這是喚醒理想的方法。

 

泰倫斯曼是男主角年輕時最為崇拜的作家,他為了讓作家振作起來,於是帶泰勒斯曼到球場看棒球。 圖/Hollywood Reporter

 

「我們正在接觸自然界的神奇力量,當這種力量叫你做事的時候,通常只講大綱不講細節。」雷深刻感受到這股力量,所以他不顧旁人眼光跟隨夢想的聲音,從愛荷華直驅波士頓為這位失意的大文豪圓棒球夢,並且邀請他蒞臨玉米田中央的棒球場,感受另一個世界的熱情。

 

原本對人充滿防被心態的泰勒斯曼終於被男主角的用心所感動,兩人開始大談過去的遺憾和未竟的夢想。 圖/Hollywood Reporter

 

 

第三位「他」 到遠方去找他

 

「到遠方去!」當雷終於說服倫斯曼一起到球場之後,比賽途中他們一起聽到奇怪的聲音、看到看板上奇怪的文字,就這樣他們繼續前往明尼蘇達州尋找答案。第三位「他」出現了,他是曾效力於巨人隊的葛拉翰,葛拉翰在青少年時期曾徘徊於棒球和醫生之間,他和雷一樣歷經一段叛逆期,身為醫生的父親希望兒子也能當一名醫生,但他偏偏不願意於是離家出走參加棒球隊。然而他的棒球生涯表現不佳,只在賽末上場打了半局就再也沒出賽過,因為沒耐心繼續當二等球員所以退出球壇,走回父親的老路,「就差這麼一點夢想就能實現,但夢想卻像陌生人般與你擦肩而過,因為人們不能認清一生中的關鍵時刻。」

 

從葛拉翰身上可以看到錯過機會的遺憾,也可以看出他開創另一條夢想道路的驕傲。 圖/Gfycat

 

當我們在追逐夢想時,總覺得當下看似沒前景就急著放棄,殊不知可能明天就能贏來成功的曙光,漸漸地習慣把「以後還有機會」掛在嘴邊而早一步放棄,就像葛拉翰一樣成為永遠不曾實現夢想的球員,最後只能把遺憾放在心裡。不過葛拉翰也沒有因此自暴自棄,他反而成為一位優秀的醫生,換一條路他一樣找到了理想。葛拉翰告訴雷:「放棄棒球讓他錯失和棒球明星同場較勁的機會,但不足以讓他就此放棄行醫。」於是雷也邀請葛拉翰蒞臨玉米田中央的棒球場,儘管「赤腳喬」和葛拉翰都是已逝去的人物,但雷的棒球場卻滿足了他們生前未竟的夢想。

 

玉米田中央的棒球場不僅讓思思念念球場的白襪隊球員重拾棒球,更讓葛拉翰實現和抱球巨星同場較勁的夢想。 圖/Flicker

 

 

哪裡有夢想,哪裡就是天堂

 

電影中的所有人事物都和男主角的人生有關,父親是棒球迷所以從小就把自己的夢想──打棒球,強加在兒子身上,兒子十幾歲就學會打棒球卻也在那時有了自己的想法,當他閱讀泰倫斯曼的著作之後,決定追隨自己的理想生活,不再按照父親的希望繼續打棒球。1919年黑襪事件,讓血氣方剛又充滿正義感的雷質疑父親的盲目崇拜,他認為「我無法尊敬把罪犯當成英雄的人」於是憤而離家,從此和父親沒了聯絡。直到36歲,男主角因為幻聽才把這些事件連結在一起,並且重新思考曾經深信不疑的人事物。

 

他建造了棒球場給那些曾經鄙視不已的白襪隊收賄球員,看著這些被禁止上場的球員重回球場,笑談著過去的練球時光與不變的棒球夢想時,或許他來不及挽回刺傷父親的話,但蓋了棒球場讓父親的英雄回來打球也算一種釋懷;他隻身前往波士頓找到引退很久的大文豪泰倫斯曼,和落魄的泰倫斯曼談論自己的父親和年輕時的理想,他開始放下過去的執念,或許父親並沒有他想像的那麼頑固盲目;他接著到遠方找尋曾在球壇曇花一現的巨人隊球員,兩人談到夢想與遺憾,雖然離夢想臨門一腳就放棄很是遺憾,但或許因為這點遺憾才使得往後的人生更加全力以赴,或許懂得遺憾的苦澀所以更加珍惜當下。

 

男主角幻聽中出現的3個「他」,雖然各自有各自的遺憾,但卻因為棒球而互相治癒心中的創傷。 圖/Sportnaut

 

難道雷蓋棒球場是為了圓別人的夢想嗎?其實不然,雷蓋棒球場以及尋找「他」的過程,心中不斷浮現父親的身影,這讓雷了解到自己和父親之間的芥蒂並未隨著父親的離世而放下,反而當他有了自己的家庭,才終於明白父親當年之所以把夢想都放在他身上,是因為滿滿的父愛啊。人終有一日會為了家庭放下年輕時夢想,父母不再有夢想不是因為他們腐朽,而是因為父母把一切都寄託在孩子的未來上了。

 

「多年來不變的就是棒球,美國的歷史與文化像被蒸氣壓路機被輾了又輾、像黑板上的字被擦了又擦,唯有棒球留下深刻的足跡。」棒球運動的本質是單純的,無論場上的賣力傳接球的球員,還是場邊熱情呼喊的觀眾大家的目標都只有一個──相信這一次會贏並且信仰著榮耀,就像電影中出現的幻聽幻覺不是人人都可以見到,要先相信夢想方能聽到或看到夢想的呼喚,每一場經典賽事既是你我的過去也象徵對未來的憧憬。

 

夢想這個詞,既包含代表潛意識的「夢」,又同時涵蓋一個人的「理想」,在夢想還沒實現之前可以說它是虛幻的,一旦離夢想越來越近它就越來越真實。經歷20年代大起大落的棒球和60年代初的「愛與自由」民權運動皆是理想的象徵,也是夢想的搖籃。因此導演用相當特別的方式來處理──在一望無際的玉米田裡建構一個已逝的世界,透過玉米田中央的棒球場喚醒那些心中仍對過往夢想有所抱負的人們。

 

電影拍攝結束後,這座玉米田棒球場成為影迷爭相朝聖的棒球聖地之一。 圖/MLB

 

你曾想像過在玉米田中央打球?這個想法很快就能實現,夢幻終於成真了,大聯盟去年宣布2020年8月14日將破天荒把比賽安排在電影拍攝場地(The Field of Dreams in Dyersville Iowa),由白襪隊主場迎戰洋基隊,這更是愛荷華州史上第一場大聯盟比賽。位於愛荷華州的玉米田棒球場9年前被「Go The Distance Baseball」公司買下,創辦人自2015年起數次與大聯盟接洽,希望促成大聯盟在此場地舉行比賽。

 

雖然創辦人在2018年9月不幸因肝癌病逝,來不及見證夢幻成真,但這個理想將被世界見證,屆時會有8000個座位,而且很可能一票難求,因為球迷也要樣電影中的球員一樣走過玉米田才能到達這座棒球場。但值得注意的是因為疫情關係,這場比賽可能會延期到明年,並且大聯盟保證絕對不會讓球迷與愛荷華州的居民失望,玉米田的魔力隨時都在,詳情請洽美國大聯盟官網!(Baseball fans shouldn't worry. Magic happens all the time at the Field of Dreams. Maybe it still has some left for us this year.)

 

大聯盟破天荒把職棒比賽移到這座棒球場,球迷們千萬不要錯過在玉米田看球的千載難逢機會。 圖/MLB

 

 

※延伸閱讀看更多「運動新視力」系列:

運動職人專訪電影聊運動運動科技應用健康診療室跟著運動去旅行


喜歡我們分享的內容嗎?歡迎按讚追蹤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芝瑜 |眉毛上的汗水與眉毛下的淚水,你選哪個?我要我眉毛上有汗水,今天才過得充實;也要你眉毛下有淚水,讓明天更有動力。如果再問我運動是什麼?報導是什麼?我會說運動能把淚水變汗水,擦乾汗水後什麼都好了;報導能把汗水變淚水,擦乾淚水後在你的主場上你就是我的英雄。我就是一個樂於分享的水美眉
小教室
用數據看棒球

棒球員看起來都又高又壯,一定要長得又高又壯才能入選大聯盟嗎?一名研究大聯盟數據的作家Andrew Powell-Morse曾在2014年做過相關研究發現:科羅拉多洛磯隊的主場Coors Field地處高海拔,他們的球員平均身高將近190公分,比全大聯盟平均身高最矮的釀酒人隊高出5公分左右。平均體重最重的則是匹茲堡海盜隊,平均達218磅也就是99公斤,至於全大聯盟最輕的隊伍則是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平均體重92公斤,比海盜隊輕了將近7公斤之多。其實分析完這些數據可以發現身高體重在棒球界並沒有絕對優勢,其他身體素質和團隊合作才是致勝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