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運動職人

鄒定甫、陳秉暄攜手打造冠軍車隊 齊心推廣臺灣賽車運動

2020/02/11

賽車運動在臺灣受關注程度不高,然而國內有對夫妻正默默地在汽車產業耕耘,先生鄒定甫本業經營「紳凰國際車業」,太太陳秉暄則是位開運命理師,夫妻倆於2019年華盟拉力賽花蓮站參賽,並取得該賽事部分組別冠軍,對於賽車的理念,可說是共體時艱,齊心創業開設修車廠,成立並管理「紳凰車隊」,希望能盡點心力,在臺灣這片賽車沙漠注入些心力。

 

鄒定甫雖然平時要處理車廠的業務,但他在國內可是著名的車手,除了在卡丁車、拉力賽事繳出佳績外,更是台灣房車錦標賽的常勝軍。而陳秉暄會接觸賽車原因,也因鄒定甫關係,「起初知道定甫有在玩車,但我對車子完全沒有概念,剛認識他時只知道他有參加賽車比賽,和從事修車工作。」後來兩人相戀到步入結婚禮堂,常跟先生去大鵬灣參與賽事,才逐漸對賽車有點觀念。

 


鄒定甫本業經營自己開設的車廠。(圖:陳秉暄提供)

 

看著鄒定甫在賽前的練習,陳秉暄剛開始還不是很熟悉整個流程,直到先生帶著她進入賽道練習時,才覺得車子能進入賽道是件很不容易的事,跟起初對於賽車的認知完全不同。車手必須要有非常強大專注力、危機處理的反應能力及純熟駕駛技巧,後來拉力賽開始規定參賽車輛除了正駕駛,必須要有副駕駛協助正駕駛一些路線上指引,先生才建議陳秉暄一起報名參賽,夫妻倆在2015年比了人生第一場一起搭檔的賽車拉力賽。

 

去年底華盟拉力賽花蓮站第一回合,陳秉暄自責未做好副駕駛工作,而對先生有點內疚,「比賽的時候我沒報好路線,導致定甫在這回合成績很不理想。」不過陳秉暄很快調整好心情,趁著休息時間,趕緊拿出路書進行檢討和修正,如此奮發向上的態度,使夫妻倆在下個回合進步高達20幾秒,最後更贏得該組別的冠軍。

 

至於接觸命理則是因緣際會,她笑說:「因為其實我是很鐵齒的」起初把命理想像類似於星座,都是觀察和預測運勢的事物,直到生活過程中,常有不少事情都符合命理所顯示的狀況,才轉為好奇去鑽研,「因為不想讓命運掌握在別人手裡!」陳秉暄表示,其實命理也是種統計學,命理所推測的現象,也是經由統計驗證,所以才能與他人解釋,並把命理所學,應用在車隊參與賽事,提醒車隊比賽前得注意的事項,而老公就是她一直很好的實驗對象。

 

賽車手是很多人嚮往的夢幻職業,但要在臺灣當賽車手可不輕鬆,畢竟賽車本身是項得投入大量金錢的運動,像是汽油、輪胎、零件的修護和改裝都是筆開銷,考量現實層面和國內環境,國內車手大都把賽車當成是種興趣,平常還得要有能賴以為生的穩定正職工作。

 

由於鄒定甫的父親經營修車廠,也使他相較許多車手使他對車有更好的靈敏度,陳秉暄說:「定甫從小跟著他爸爸修車,使他耳濡目染,都常虧他是吃機油長大的孩子!」從出生到讀書,甚至到出社會,鄒定甫的生活跟車子的關係密不可分,使他在車手以外,還有替客戶修車或改裝等賴以為生的技能,和太太陳秉暄共同經營紳凰國際車業,提供更專業的客戶汽車改裝和修理的服務。

 


紳凰國際車業LOGO (圖:陳秉暄提供)

 

談到創業的動機,夫妻倆一直都有往外經營自己車廠的理念,畢竟鄒定甫父親的修車廠裡頭空間有限,更何況還得放置紳凰車隊其他車手的車輛,占地沒辦法負荷。陳秉暄提到之前贊助商在大鵬灣是有租借一個可供放置車輛的地方,但畢竟他們定居在桃園,若要修車就得把車從屏東運回桃園,會因此使車隊其他車手也增加不少開銷,於是決定再尋找新的地點開設屬於他們的車廠。

 

新的車廠在2019年底設立,事業起步很多部分都是剛開始,陳秉暄表示,都還在努力想讓更多無論想從事技師、車隊後勤團隊,甚至是有車手夢想的人加入車隊,讓他們知道這不單只是夢想。

 

對鄒定甫而言,他不只是車手,還是位技師,車手是興趣,技師是本業,因此對車的靈敏度方面,優於不少車手。陳秉暄也認為先生跟別的車手不同的地方在於,先生更能形容車子的狀況,用淺顯易懂的方式來讓大家明白,「有的車手開回來可能會講不出形容詞,就會陷入他能體會車子目前所發生的問題,但卻無法明確表達的困境,需要技師去調教。」

 


鄒定甫不只是車手也是名技師 (圖:陳秉暄提供)

 

紳凰車隊於2015年成立,原先鄒定甫隸屬於別的車隊,但車隊難免會有理念不同,於是陳秉暄提議,要不要成立屬於自己的車隊,還打趣地跟鄒定甫說:「就算車手只有你一位也好。」後來鄒定甫憑藉自己實力,多次站上賽事頒獎台時,每當主持人或司儀在頒獎典禮喊出紳凰車隊的隊名,多少引起些車手好奇,便陸續有車手加入紳凰車隊的陣容。

 

要成立車隊前,也曾詢問鄒定甫原本車隊的領導人,並得到支持和認同後,才開始著手進行,紳凰車隊的特色在於比較自由,且用鼓勵的方式激勵隊員,加上鄒定甫本身是技師也是車手,也可幫隊員修車及更能清楚了解車手想要的設定。

 

陳秉暄曾提醒鄒定甫幫別人修車得量力而為,要考慮現實層面,否則耗上許多時間改裝一輛車,卻沒什麼收入和效益,不是很能應付自己的生活。然而鄒定甫卻有個想法,「因為我玩車的時候,都很窮的在玩,所以希望來我車隊的人,即便現在沒有太多金錢支撐,也能來我這裡完成對車的夢想。」

 

即便沒有賺到什麼錢,但跟一群熱愛車的朋友奮鬥,期盼隊友能在沒有壓力情況下,以快樂的心態來面對比賽,這也是在逐漸實踐鄒定甫的理想。從陳秉暄口中也得知:「其實我跟定甫都一直在努力想替整個車隊尋求更多贊助商一同加入我們,即便不是相關產業,但都希望可以經由互助達到更好的效應。」

 

紳凰車隊很團結,大家想法都很一致,車隊也有資金可能不是很充足的車手,但對那些車手來說,只要能參加比賽,名次只是結果,重點在於享受賽車的過程,也算是圓了當賽車手的夢,成績只要有比上次好,那就是在進步,如果太強求名次,可能會喪失以正面心態體驗賽車的本意。

 


紳凰車隊每位成員都很團結 (圖:陳秉暄提供)

 

車隊所有車手聚在一起討論賽車,或聊共同喜歡的事物,彷彿就像是個大家庭,陳秉暄認為這或許是紳凰車隊每位車手想要的東西,更不失車隊的理念和用意。

 

對未來想從事賽車的人士,陳秉暄以過來人角色,加上看著先生鄒定甫一路上的投入,真的是非常辛苦,反而鼓勵學生應把握校園時光,不要輕易荒廢學業,「臺灣賽車發展雖有在成長,拉力賽也越辦越多場,但跟大陸市場還是差距非常大,加上大陸和些歐洲國家從小就有賽車培訓的學校,臺灣在這方面還不是很完善。」

 


夫妻倆齊心參與且推廣臺灣賽車運動(圖:陳秉暄提供)

 

嚴格定義來說,臺灣很少有所謂的職業賽車手,真正的職業賽車手應是車隊支付車手年薪參加比賽,讓車手們能把賽車手當成是項職業,但在臺灣,光是能拿到贊助就已是很幸運。以紳凰國際車業來說,外出比賽的時間無法經營車廠,說明比賽的期間不僅沒有收入,還會增加額外的開銷,陳秉暄笑說:「我們是有在經營車廠,時間上可能還比較好安排,但如果是上班族,就要跟老闆請假並扣全勤。」

 

除非家人支持,且經濟狀況許可下,否則要踏入賽車領域得深思熟慮,加上賽車也不是車手就能獨立完成的工作,還得要有後勤工作人員的協助,這些都要花費,若外行人想對賽車有些基礎的認識,建議可從卡丁車入門,卡丁車是所有賽車運動的基礎,許多F1車手從小都藉由卡丁車訓練駕駛技術及培養車感。

 

臺灣目前玩車的環境,很少有那種從小就接受專業培訓的車手,大都是考到汽車駕照後,對車有種幻想、夢想,後來透過車行或車隊才開始逐漸參加比賽,成年以後才慢慢對車有認知和摸索,起步相對較晚。

 

甚至後來很多車手迫於現實而逐漸淡出車壇,結婚有了小孩,即便已有穩定的工作,下班後得多花時間陪伴家人,實在很難有餘力投入在賽車,畢竟臺灣賽車產業偏向冷面,本身的主業也未必和車有相關,除非妻子家人也願意陪同參與。陳秉暄表示,自己非常支持老公,也會帶兒女去看鄒定甫比賽,她提到勿忘初衷,不要忘記喜愛賽車的原因,競爭往往會讓車手迷失,而忽略掉當初喜愛賽車的動機。

 

職人檔案:鄒定甫
現職:紳凰國際車業老闆
粉絲專頁:神奇小子-鄒定甫
 
職人檔案:陳秉暄
現職:命理師
 
紳凰國際車業(地址:桃園市桃園區國際路一段413巷62號)

 

 

※更多「運動新視力」系列:運動職人專訪、運動科技應用、電影聊運動、健康診療室、跟著運動去旅行


更多好文分享,歡迎按讚訂閱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陳士勳 |透過這些運動,讓我的人生變得不一樣! Xun’s Triple SSS” Sentences, Sounds, Speed ” 文字(採訪寫作, Sentences)、聲音(小提琴 Sounds)、速度(賽車 Speed)
小教室
棒球「女力」史

19世紀女性開始投入棒球運動,1866年美國一所大學(vassar college)成立了有史料記載的第一支女子棒球隊,女球員卻遭到父親、哥哥們以運動對女生來說太危險為由反對,匆匆解散。第一次收費入場的女子棒球比賽則在1875年出現,但由於比賽質量不高票房不好,只舉辦四場比賽就撑不下去。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大聯盟棒球員放下球棒、拿起槍桿從軍去, 1943年Philip K. Wrigley建立了全美女子職業棒球大聯盟 (All-American Girls Professional Baseball League /AAGPBL)填補球場上的空缺,並且掀起一股「女子棒球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