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電影聊運動

超跑界的世紀對決 朝著地獄奔馳的《賽道狂人》

2020/02/14

福特對決法拉利 十年的恩怨情仇

美國國民汽車大廠、更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車廠龍頭──福特汽車(Ford),1899年由亨利福特創立,某天下班路上,他想到一個改變世界的主意,於是65年內製造了4700萬輛汽車。到了1960 年代初期美國社會大換血,戰後嬰兒潮出生的孩子長大成人,成為消費主力也改變了消費習慣,美國企業不得不把這些年輕人看作主要獲利來源。這一輩的人和嬰兒潮世代的父母輩不同,上一輩接連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與「經濟大蕭條」艱苦日子,因此十分節儉捨不得花錢;相較之下,60年代的年輕人手頭寬裕,非常願意把錢花在車子、衣服和房子上,特別是獨一無二的新車種,他們不會想開父母的老爺車,他們看中汽車的魅力與速度快感。1962 年福特推出Edsel車款,卻因銷售量不佳逐漸失去市場領導地位,而通用汽車 (GM) 和克萊斯勒汽車 (Chrysler) 便趁機搶攻市佔率。當時的福特負責人、創始人亨利福特的長孫亨利福特二世希望能力挽狂瀾,擦亮逐漸黯淡的招牌。因此福特汽車高層提出「跑車是拯救公司唯一解藥」的想法,福特汽車是時候培養車隊參加賽車比賽、往超跑界發展了。

亨利福特二世(Henry Ford II)是福特汽車創辦人亨利福特(Henry Ford )的長孫,他在父親埃德塞爾福特(Edsel Bryant Ford)早逝後,從戰場上歸來接管爺爺的公司,管理風格相當一板一眼。 圖/entertainment weekly

 

這個想法很快便遇到難關,那就是福特汽車根本沒有生產跑車的部門,也不知道要怎麼製作跑車,那要如何在最短時間推出跑車解救逐漸下滑的業績呢?「我們過去的思維錯誤,法拉利在五屆法國利曼耐久賽中贏了四屆,我們必須參考法拉利的思維,」福特副總裁暨總經理李艾柯卡(Lee Iacocca)進一步分析,法拉利(Ferrari)造的車有代表性,代表著勝利,如果福特的車也代表著勝利呢?就將成為戰後第一批年輕人最想掏錢買的車,因為大家都喜歡勝利。而且福特此舉還可能超越法拉利!當時稱霸耐久賽和F1賽車比賽的法拉利主要是一間賽車公司,為了賺取開發賽道的經費,才開始販售在一般道路上行駛的車款,不過法拉利為了生產更好的賽車耗盡一切資源,深陷財務危機,福特要想跨足賽車領域,最快的方式便是透過併購:美國汽車界巨擘聯手義大利霸王一定能打遍天下無敵手,怎麼看都是雙贏局面。

 

於是福特開始與法拉利談判,福特願意以一千萬美金收購法拉利,條約第一條福特將持有90%股份,並且掌控一切公司產品;條約第二條賽車車隊90%由法拉利控管。1963年5月收購案經過數月的行政流程後,眼看即將完成,法拉利老闆恩佐法拉利 (Enzo Ferrari)卻在此時收手,原因是他發現一旦收購案完成就無法維持賽車車隊的預算自主性,身為前賽車手又熱愛賽車事業的恩佐法拉利不願意放棄他的車隊,怒斥:「你們的提議簡直在羞辱我,你們那骯髒工廠只能生產出垃圾車,並且告訴你們的老闆,他不是創辦人亨利福特,他只是亨利福特二世。」就這樣福特團隊鎩羽而歸,隔天報紙頭條卻斗大報導,法拉利被另一家義大利車廠飛雅特(Fiat)收購。

代表福特汽車的李艾柯卡(Lee Iacocca)原先和法拉利老闆恩佐法拉利 (Enzo Ferrari)相談甚歡,最後收購案卻被飛雅特(Fiat)捷足先登。 圖/entertainment weekly

 

法拉利「琵琶別抱」的消息與恩佐法拉利最後那席瞧不起福特二世領導能力的話,讓福特先生大動肝火,「他在耍我們,他根本就沒有要把公司賣給我們,只是利用我們抬高身價而已。」為了報仇,這位頑固又高傲的汽車界巨擘不惜砸下 2,500 萬美金和數千個工時來雪恨,「給我去找最好的工程師和賽車手,不在乎花多少錢,讓我們去利曼把法拉利打個落花流水吧。」就這樣綽號「漢克大魔王Hank the Deuce」的亨利福特二世(Henry Ford II,Hank 是 Henry 的暱稱)與義大利賽車大佬、堅韌又固執的恩佐法拉利 (Enzo Ferrari) 展開了一段將近十年之久的恩怨糾葛。

左為恩佐法拉利 (Enzo Ferrari) ,右為亨利福特二世(Henry Ford II)。 圖/forbes

 

七千轉的轟隆聲 是你成功的標誌

「賽車有一個臨界點,當車輪轉速達到每分鐘七千轉時,周遭一切事物的存在感會逐漸消散。車會失重、開車的感覺會消失,能被感受到的只剩身體穿梭在時空中,七千轉便是成功的標誌。」電影開頭以賽車手卡洛謝爾比(Carroll Shelby)第一人稱視角開啟,從賽車手看出去的賽道視線、引擎轟隆聲混雜車手沉重的呼吸聲,讓觀眾透過大銀幕身歷其境感受競賽的刺激,彷彿自己剛剛玩了一場VR賽車遊戲。

 

「你今天能坐在這裡已經是奇蹟,」正當謝爾比成為全美唯一拿下法國利曼24小時耐力賽(24 Hours of Le Mans)冠軍、如日中天之際,卻被醫生診斷出心臟問題,過快的心率不適合從事過度緊繃的賽車運動,不然會有休克風險,他只好收官不當賽車手,退居幕後,創建自己的汽車設計銷售公司「謝爾比汽車公司」。一天福特汽車的副總裁李艾柯卡來到謝爾比汽車公司,「我代表老闆亨利福特二世而來,他要組冠軍車隊參加法國利曼耐力賽,而你是唯一得過該賽冠軍的美國人,所以來問你冠軍需要什麼?」福特積極拉攏謝爾比加入賽車團隊。

 

法國利曼24小時耐力賽(24 Hours of Le Mans)自1923年開始,每年夏天都會在法國西南小鎮利曼(Le Mans)舉行,是全球歷史最悠久的原形賽車耐力賽。比賽通常從下午開始,一直持續到次日相同時間,總共歷時24小時不間斷;比賽場地薩爾特賽道(Circuit de la Sarthe)是一條長度超過13公里、由專用賽車道與一般道路組合而成的高速賽道,由於賽道直線路段多,因此比賽以超高的平均車速著稱,1980年代末期,場上的最高車速曾一度超過時速400公里,後來因為安全考量修改了路線才沒再飆出400公里的「死亡時速」。1980年中期以前每部賽車由2名車手接棒駕駛,之後則改由3名車手來駕駛,換人不換車且所有加油、更換輪胎和維修時間都包括在24小時以內,24小時到後,所有車允許繼續駛回終點線,行駛最多里程的車輛獲勝。

 

親身在賽道上奔馳過的謝爾比形容,「我告訴你的東西是用錢買不到的,這比賽和一般比賽不同、不是幾個彎就結束的賽事,」是極度考驗車輛機械耐久度與車手技巧的高難度賽事:冠軍車的車身必須輕巧到能在直線賽道上飆出時速200英里(約321.9公里)的速度,還得堅固到能在這樣的速度下跑3000英里、24小時不休息,況且利曼的賽道不是一般的賽車跑道,參雜窄小粗糙的鄉村柏油路段,路邊沒有攝影機或圍欄。24小時的比賽意味車手在半夜或天候不佳時,在鄉間道路上可能什麼也看不到,追撞、翻車或車子起火燃燒都不是新鮮事;當車手又累又餓,想不起自己的名字或在哪個國家,卻突然意識到自己正在以時速高達200英里的速度狂飆,這種情況容不下任何一點小意外,否則冠軍又會是常勝軍法拉利。「雖然你們花錢買不到勝利,但你們出錢就能請到最有機會奪冠的人,」謝爾比就這麼加入福特車隊,目標在90天內要造出一輛能打敗法拉利的賽車。

電影由麥特戴蒙(Matt Damon)和克里斯汀貝爾(Christian Bale)主演,為了高度還原主角形象,克里斯汀貝爾還為戲瘦了一大圈。 圖/slate.com

 

謝爾比開始招兵買馬,他立刻動身拜訪最有潛能奪冠的朋友肯邁爾斯(Ken Miles),與沉著理性的謝爾比恰恰相反,這名「彎道天才」以壞脾氣聞名,他雖然能自己擔任車手又當技師,實力極佳,不過贊助車商都對這個傳聞中極難相處的人感到卻步。英雄惜英雄,謝爾比不忍心看著一位天才車手被埋沒,便不斷刺激他,希望他能「社會化」收斂脾氣、加入車隊。「知道自己想做什麼的人很幸運,因為那樣的人做起事來不會像在工作;但另外有極其稀少的一些人知道他自己必須做某件事,這件事讓他們著迷,如果不做的話會覺得腦袋被掏空,我就是這樣的人,而福特先生也是,所以我會和福特先生一起造一輛世界上最快的車,在利曼耐久賽創造歷史,」曾經是車手的謝爾比卻「社會化」得十分成功,他知道要讓不屑大公司阿諛奉承運作模式的邁爾斯加入團隊,必須用言語以外的方式誘惑他。

 

一天夜裡謝爾比來找邁爾斯,載他到機場迎接一台從英國空運來的全新賽車,邀請謝爾比試車,「這車太糟糕了,他不照路走,方向盤又不穩,車速到140英里的時候,前車廂會飄移。」這次試車邁爾斯給了謝爾比諸多建議,他也漸漸喚醒自己心中的一把火──對賽車情有獨鍾的熱情──也許邁爾斯就是謝爾比說的第一種人、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的人,天才車手注定要在賽場上奔馳一輩子,他的熱情和工作相符合,他是幸運的。

彎道天才肯邁爾斯(Ken Miles)脾氣暴躁把許多贊助商嚇跑,不屬於任何車隊的他,參加比賽時舉凡修車、改車、駕車通通都得由自己一手包辦。 圖/bloomberg

 

正式加入研發團隊的謝爾比和邁爾斯,試著從各種面向改良福特賽車雛形GT40,電影中可以看到許多試車場景,就好像親眼目睹一台冠軍賽車的誕生,例如他們將羊毛毛線分成一束束的,貼在車身上,觀察氣流如何通過車體,若羊毛順著車體貼平,表示車體與風之間的阻力小,油耗也能跟著減少;但若毛束方向不一致就代表車體設計不佳,連帶影響氣壓而降低行駛穩定性,透過這些測試來以解決氣流不順的問題。至於常常因高溫而失靈的剎車系統,他們找出克服方法,請專家設計出一種可快速更換的剎車系統,趁著耐久賽中車手每三小時接力交棒時,順便迅速更換煞車系統,來大大降低同一套剎車用到底而導致過熱的危險狀況。最後為了讓車輛能長時間穩定奔馳,福特團隊祭出動力計來因應──現代車廠幾乎都會用到動力計量測汽車引擎馬力──60 年代中期的福特實驗團隊,錄製利曼耐久賽的練習影像,針對賽道還原比賽中車輛可能遭遇的各種壓力點,使用動力計檢測連續發動24至48小時的引擎找出問題,避免在比賽中引擎報廢 。

肯邁爾斯(Ken Miles)不僅賽車開得好,對車體構造也十分有想法。 圖/washinton.edu

 

作家A.J Baime在小說《Go Like Hell》提及謝爾比獨特的管理風格:除了理念不合就解雇人之外,謝爾比在一場應徵秘書的面試裡問了個奇特的問題,「你會如何在真的有蛇生活的蛇洞裡工作?」再加上賽車手出身,謝爾比的作風果斷又大膽,他屬意邁爾斯上場比賽,因為邁爾斯二戰時是坦克車駕駛員,諾曼地登陸那天他把坦克車一路從法國開到德國,是個非常勇敢的車手。不過福特高層顯然不滿意謝爾比的車手配置,「他太單純了,他只在乎自己,沒辦法在大眾面前代表福特公司,讓我們的人去參加比賽才是福特的風格,」他們不喜歡邁爾斯的脾氣,大公司喜歡聽話又善於言詞的乖乖牌。反觀看似對人事安排不放在心上的邁爾斯,專注於自己的試車員與工程師身份,一次又一次玩命試車,漸漸地對這台車越來越得心應手也越來越有自信好好駕馭GT40。

《賽道狂人Ford v Ferrari》根據真實事件與紀實小說A.J Baime的《Go Like Hell》改編,圖為小說改版前後的封面。 圖/film-arena.cz

 

謝爾比一邊處理賽車製造又要一邊煩惱人事問題,蠟燭兩頭燒的他最終選擇退步,讓福特高層安排車手。一天正當邁爾斯滔滔不絕向謝爾比分享試車時的新發現,卻被告知「公司覺得你不能代表福特、不讓你去比賽,但是你解決了車的問題,也是我認識最好的賽車手。」難掩失落的邁爾斯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我先去解決滴油的問題,然後記得告訴車手們注意節奏和變速箱過熱問題。」這一幕看在第三人眼裡卻透著難以言喻的失落,當團隊前往法國參加比賽,一個人留在車場的邁爾斯邊修理車子邊聽著廣播中的賽事報導,口中喃喃自語著賽車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問題與情況,彷彿在賽道上緊抓方向盤高速奔馳的車手正是自己。

 

經過一連串檢測與改動,升級過後的GT40終於嶄露頭角,在1965年的勞力士德通納24小時耐久賽(24 Hours of Daytona),以及賽百靈12小時大賽(12 Hours of Sebring)中獲勝,不過到了主戰場利曼,GT40仍舊鎩羽而歸,雪上加霜的是「紅軍」法拉利的強大陣容囊括該年總冠軍、這已經是紅軍在利曼賽場上的第九次冠軍。本次慘敗讓福特先生大動肝火,將謝爾比叫到辦公室、丟下一句:「給我一個不解雇你的理由。」謝爾比非旦不畏縮甚至把所有不滿全盤托出,「一個要送到你手中的文件夾光在門外秘書室就經過4個人的手,更別提送到19樓前已有22人經手,想要贏比賽就不能官僚作風,要由一個人全權負責。」謝爾比老實交代,這一次很多東西都尚未完全準備好:轉彎有問題、車體冷卻也沒解決、甚至車漆能否維持24小時都不能保證,除了煞車安好之外,其他東西都是漏洞,但最後一圈GT40車速竟然達到218英里,這是參賽多年的法拉利從來沒做到過的,換句話說法拉利從未見過跑這麼快的車,「即使是錯誤的高層在管理車隊,我們的車速仍舊比他們快,」意味著福特的車還有希望贏。成功說服福特先生後,謝爾比懇求邁爾斯回到車隊,兩個大男人在邁爾斯家門前大打一架,終於解了雙方的怨氣,重歸於好。

謝爾比為了說服福特先生,還邀請福特先生坐上原形車體驗「死亡速度」的感覺。 圖/The New York Times

 

往地獄奔馳 福特冠軍車款與車手雙雙誕生

直到1966年福特團隊再一次大大改造GT40,才終於讓賽車用7.0公升引擎增強戰鬥力,還沒有之前詬病的高速穩定性問題,這年的德通納大賽GT40以完全壟斷頒獎台的方式拿下了全面勝利,同樣地賽百靈大賽這也脫穎而出,場中更是出現多達13輛GT40賽車,顯見GT40成了賽道上的奪冠武器。不過最具歷史話題的還是在真正主戰場利曼大賽上面,為了備戰這次的大賽,福特使用模擬機具演練兩倍的賽程,並且準備了當時規模最大的陣容:100位工作人員、包含備用車在內共9輛賽車、7具備用引擎與21公噸的預備零組件,展現出老闆亨利福特二世勢在必得的決心。

大賽前夕,亨利福特二世曾在名片背面寫上「你最好要贏You better win」交給車隊負責人,提醒大家非贏法拉利不可的決心。 圖/hagerty.com

 

除了車手在賽車中的第一人稱視角呈現賽況之外,利曼賽道的設計與車手間的衝突通通搬上大銀幕:首先車手採用「傳統式起跑」從一個定點向著車子起跑,跑著坐進賽車裡才發動離開起跑線,然後車手會 一步一步重重加速互相超越,彎道前需要加速入彎,接著繼續保持這個高速進入長達6公里的穆桑直道(英語:Mulsanne Straight、法語:Ligne Droite des Hunaudières),推進至高速檔以每小時210英里奔馳,到達「紅色區域」再接下一個彎道,瞬間出彎道後路過「白色房子」,如果過程不出錯誤的話就完成24小時賽程中的第一個三分半鐘的路段了。

 

「你不可能每個彎道都跑得這麼完美,」雖然開始的起跑讓邁爾斯有些手忙腳亂,稍微落後,到了比賽中段他面不改色從容應付其他車手的逼車。當比賽進行到最後關頭,連夜大雨也澆不熄賽場上的鬥志,天亮了車手經歷一夜搏鬥,邁爾斯繼續與法拉利車隊糾纏著,這時大家心中都想著「開到7000轉、我們玩命開」這一句話,邁爾斯來到準備超越對手的有利位置、檔次一換、油門踩到底、車輪從6000轉一路提升自7000轉,試圖逼出GT40的全部潛能。邁爾斯即將到達能否超越保時捷車隊的關鍵彎道,他一鼓作氣讓儀表板上的車輪轉速來到紅色區域,車輪轉速維持7000轉,車內瀰漫車手粗重的呼吸聲、外界空氣凝重,雙方互不相讓,最後法拉利的車抵擋不過引擎長時間的高速運轉,竟然報廢了,福特車隊終於成功超前。

賽場上所有的意外狀況都考驗著車手的臨機應變能力。 圖/gfycat

 

比賽後半邁爾斯取得領先位置,終結法拉利長年的主導地位,這時的他一度有望成為世上唯一一位在同年度贏得勞力士德通那 24 小時耐力賽 (24 Hours of Daytona)、賽百靈 12 小時耐力賽 (12 Hours of Sebring)、以及利曼 24 小時耐力賽(24 Hours of Le Mans)世界三大耐力賽冠軍的賽車手。終點線前福特高層卻下令領先的邁爾斯降低速度讓其他兩台GT40跟上,企圖創造三輛福特跑車一同通過終點線的歷史畫面。高層這樣自私的行為扼殺了運動家精神,造成邁爾斯的終身遺憾──原本屬於他的冠軍就這麼不翼而飛了!因為通過終點那一刻,三台賽車幾乎平行,最後靠著照片判定,讓福特戰隊的另一名車手布魯斯麥拉倫(Bruce McLaren)奪冠,成為該賽事記錄最快的車手,他接受紀實小說《Go Like Hell》訪問時表示,「對於當時的比賽,我們為自己設定了比賽策略,不過當輪胎磨耗速度超出預期,策略早無用武之地,只收到『全力猛衝就對了(Go like hell!)』這樣的指令。我想車隊是希望所有賽車一同衝過終點線,但不管怎麼想,這種事基本上不可能發生,我們一開始也無法判定由哪輛賽車拿下勝利。」

為了要創造福特汽車稱霸賽場地歷史畫面,福特高層要求領先的邁爾斯減速,好讓三輛福特汽車並肩通過終點線,圖為當年的照片。 圖/The New York Times

 

更令人心碎的是邁爾斯賽後兩個月,在一場福特原型車測試中擔任試車員,因車子失控撞毀意外身亡,他再也沒有機會拿下利曼耐力賽的冠軍獎座了。「這些賽車界的先驅就像現在的飛行員與太空人般,將自己的生命賭在這身上」,《賽道狂人》導演James Mangold表示,「這些賽車都是獨一無二的原型賽車,同時也是死亡陷阱,因為它們的威力如同瀕臨絕種的野獸,甚至能把自己一分為二。」

導演花費數年籌拍電影,讓這段賽車歷史上的傳奇事蹟永遠留傳。 圖/ascmag

 

為了拍出寫實的駕車感,電影團隊出動四台攝影機捕捉車手各個角度的神情動作。 圖/ascmag

 

除了邁爾斯的不幸事故之外,福特的勝利確實值得驕傲,大家的苦心付出終究沒有白費,也沒有讓亨利福特二世(Ford II)失望,深夜的大雨讓紅軍全軍覆沒,福特車隊恆掃橫掃頒獎台上的一二三名,獲得完全勝利,而且連年奪冠的法拉利車隊竟然落後他們多達47圈。1967年福特同樣靠著強悍的GT40輕鬆擊敗紅軍、拿下二連霸,「復仇計畫終於完成了」!之後福特車隊雖然撤出利曼賽場,不過GT40仍在比賽中稱霸:1968年Automotive Engineering車隊由Pedro Rodriguez與Lucien Bianchi組合以5圈之差拿下冠軍,1969年Jacky Ickx和Jackie Oliver在利曼賽場為GT40迎來了最後榮光:經過372圈的纏鬥後,Ickx以120公尺的差距擊敗對手拿下了賽車界最經典的勝利之一,而且Ickx駕駛的甚至不是當年最新出產的GT40,更顯這場勝利得來不易。值得一提的是,電影中我們看到開賽前的「傳統式起跑」,也曾一度讓邁爾斯措手不及落後,常常造成混亂,就有車手John Woolfe因為太倉促坐進賽車裡、來不及繫上安全帶而在比賽中意外身亡的憾事發生,於是大會決定在1971年正式取消了這項起跑制度。

 

福特GT40至今仍是世上最值得收藏的傳奇跑車,售價更是高昂到令人咋舌:已於車展搶先曝光的2020年福特GT40超跑起跳價為50萬美金;而競賽車款的福特GT Mk II則要價 120 萬美金──這是福特第一台售價超過百萬美金的跑車。

電影還原了當時利曼賽獨特的起跑畫面。 圖/The New York Times

 

不及備載的《賽道狂人》前傳 GT40從無到有

電影經過截取改編,一些情節和真實事件多有出入,那這台賽車史上難以撼動的傳奇名駒GT40是如何誕生的呢?從Preston Lerner的著作《Ford's Big Adventure》便能更清楚知曉GT40的來龍去脈,GT40確實是福特與法拉利交易失敗後一時興起的報復計畫產物,畢竟賽車對專做家庭房車的福特汽車而言是一塊未知領域,公司裡沒有人具備領導賽車團隊的經驗,更沒有人能保證這個計畫能走多遠,因此福特一開始並沒有將GT40計畫交給自家人,而是外包給合伙人──曾於1949年利曼大賽參與「Aston Martin出戰計畫」的英國工程師Roy Lunn──這些都是《賽道狂人》登場之前的故事。

 

1962年Lunn為福特打造了擁有鋁製車身和中製引擎配置的野馬(Mustang)概念車,這台車已經與福特其他系列現代車截然不同。1963年6月12日Lunn更進一步向福特董事會發表了秘密武器GT40賽車(會命名為40是因為比賽規定車高只能有40英吋)以及市售版GT46兩台跑車的研發計畫,Lunn當時就是想打造出「如同Chevrolet Corvette般少量生產、雙座式的高性能原型跑車」。於是福特位於英國斯勞(Slough)的先進汽車部門 (Advanced Vehicles Group)完全進入緊繃的一級戰備狀態,1963年8月研發計畫終於有顯著進展,雖然GT40車身以鑄鋼打造,不像鋁製的那麼輕盈,卻明顯比競爭對手的賽車耐操許多,經過一連串的努力後,研發團隊終於打造出引擎部分採用鋁製零件,車架編號為GT/101的賽車。遠在英國的研發團隊還差點趕不上1964年4月的紐約車展,發表會前一天,整輛賽車才從希斯洛機場(Heathrow)空運到紐約甘迺迪機場(JFK, New York)。時任福特副總裁暨總經理的李艾科卡(Lee Iacocca)向記者表示這個欣喜若狂的成功,「我認為我們的GT賽車是汽車界最考驗工程團隊的挑戰。」

 

GT40在接下來的利曼賽前測試裡,最快速度能達到驚人的時速200英里(約321.9公里),雖然表面上的極限數字亮眼,但在真實駕車過程中只要速度飆到時速170英里(約273.6公里)以上,賽車就會出現嚴重不穩;而且煞車系統非常危險,根據美國科技雜誌《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紀錄,若車手在利曼24小時耐力賽中,在長達6公里的穆桑直道尾端急煞,前剎車盤會在短短幾秒內瞬間升溫到 850℃而失靈,對賽車手來說絕對是足以致命的災難;再加上GT40的可靠度和耐力不足,當年福特帶著三輛GT40賽車接連參加了德國紐堡林1000公里、法國利曼24小時與法國蘭斯12小時三大耐久賽,這三輛賽車皆報廢未能完賽。慘澹的結果讓福特汽車「大風吹」,不僅將賽車開發部門從英國轉移到距離總部不遠的底特律市郊,更將研發重任交到洛杉磯傳奇賽車設計師──卡洛謝爾比(Carroll Shelby)身上,這才拉開電影《賽道狂人》的序幕。

謝爾比改造研發的傳奇賽車(Shelby Legendary Cars)種類很多,除了GT40之外,還有Cobras和Daytona Coupes等車款。 圖/detroitnews.com

 


※更多「運動新視力」系列:運動職人專訪、運動科技應用、電影聊運動、健康診療室、跟著運動去旅行


更多好文分享,歡迎按讚訂閱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芝瑜 |眉毛上的汗水與眉毛下的淚水,你選哪個?我要我眉毛上有汗水,今天才過得充實;也要你眉毛下有淚水,讓明天更有動力。如果再問我運動是什麼?報導是什麼?我會說運動能把淚水變汗水,擦乾汗水後什麼都好了;報導能把汗水變淚水,擦乾淚水後在你的主場上你就是我的英雄。我就是一個樂於分享的水美眉
小教室
前天玩太high,今天喉嚨燒聲怎麼辦?

如果是因為過度使用導致的聲音沙啞,在隔天除了要儘量少說話讓喉嚨多多休息之外,也應記得要多喝溫涼水潤滑喉嚨,切忌大力咳嗽、清嗓及吃喝溫度過高的飲品、食品,以免已經受損的聲帶又因為這些動作遭到二次傷害喔;在經過一至三天的休息之後,受損的喉嚨應該就能自我修復,如果沙啞的情況超過一周,記得要儘快尋求醫師協助,以免發生更嚴重的病況卻因延誤發現而錯失治療黃金時間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