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運動科技

破紀錄跑鞋該不該被禁止?該計較的應該是跑者的努力與訓練

2020/01/23

自從2017年NIKE公布Breaking2計畫以來,所開發的Vaporfly 4%、Next%跑鞋幫助多位馬拉松選手贏得了勝利。對此,國際田聯總會已委託專家研究該鞋款及跑鞋守則,新的守則預計在今年四月前出爐,屆時該系列跑鞋「有可能被禁止」。

 

肯亞的布里吉德·科斯吉(Brigid Kosgei)穿著Vaporfly Next%打破了寶拉·拉德克利夫(Paula Radcliffe)所持有的女子馬拉松世界紀錄。依照公開的說法,Next%使跑者效率提高,擁有彈簧效果,同時又保持了輕巧的重量。除了女子世界紀錄,馬拉松男子世界紀錄與馬拉松首度的Sub2,都由Eliud Kipchoge創下。

 


Eliud Kipchoge 在「Breaking2」挑戰中穿著的Nike Zoom Vaporfly Elite,跑鞋上寫下了“Beyond Limits”,正是推動他不斷進步的座右銘。(照片來源:NIKE)

 

去年十月在維也納由世界紀錄保持者Eliud Kipchoge穿著挑戰馬拉松sub2的Alphafly,目前還是原型版本,不難想像2020年會大舉量產,東京奧運馬拉松項目起跑線前,跑者們的腳下將會是令人驚訝、幾乎同一款鞋的景象。

 

諸如此類的運動表現,引起非NIKE贊助的運動員及競爭品牌的關注。鑑於相關技術造成競賽上的不公平優勢,對此發出「並非人人可以使用」的批評,預期將會禁止原型版本的Alphafly、量產的Vaporfly Next%跑鞋作為競賽用鞋。由於兩位世界紀錄保持人都將於四月的倫敦馬拉松再出賽,同時也將會有其他選手穿著Next%出賽,所以國際田聯務必對此迅速作出決策。

 

到底要怎麼作才可以符合傳統訴求的規則模式呢?取消了Vaporfly Next%之後,是否有助於提升體能的咖啡因、濃縮碳水化合物飲料補給都應該受限,而只保留傳統版本的水、運動飲料及香蕉?科學是與日俱增的,賽事的困難與挑戰也是。與其思索著以『不對稱優勢』的境況去除某款跑鞋科技,反不如藉此刺激各家品牌開發更多樣化、甚至是更高性能的鞋款。

 

現實是包含HOKA ONE ONE、ASICS、SKECHERS...都開發了碳纖維板的跑鞋,如果說2019年是碳纖維跑鞋發光發熱的一年也不意外。

 


(照片來源:Gear Guru)

 

科技始終都為人類服務,但最終高度發展的科技背後,還是靠人本個體的競爭。對我來說,Vaporfly Next%就是另一種『開書考試』。

 

因為是OpenBook開書考,所以就不用花時間讀書了嗎?不,OpenBook考才是地獄磨難的開始。你必須要確保哪一頁跟那個章節能找到正確答案,除此之外,不只是選擇題,你還得對簡答、詳答題作出很好的詮釋。當答案與詮釋都任憑你尋找之後,靠著的就是每個人對於複習的深入與多花時間在學習上頭。如果你沒有很努力下功夫,甚至是耗費心思去訓練,那麼,即使是Vaporfly Next%無限趴也絲毫無助。

 

最後回過頭,計較的仍是個人的努力與訓練,跑者們踏上的仍是42.195公里的路程,也同樣是數以月計、年計的訓練。

 

因為它是馬拉松、長跑用的跑鞋,所有人都知道,沒有好成績是一蹴可幾的。也是如此,探索人體極限的跑鞋科技,才有必要不停地開發與前進。因為有科技與商業上的競爭,才有更顯著且明確的未來。如果跑鞋只有外型、顏色的變更,而不得演化不同的科技,那麼這個時代將會非常地寂寞。

 

 

本文作者:鄭匡寓


※更多「運動新視力」系列:運動職人專訪、運動科技應用、電影聊運動、健康診療室、跟著運動去旅行


更多好文分享,歡迎按讚訂閱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圓動力編輯室 |每滴汗水背後,都是一個又一個你不曾聽聞的故事,從文字到影像,我們希望傳遞場上每一刻的感動,觸動你愛運動靈魂。 「為所有選手發聲,陪每位選手追夢」 圓動力,與您分享這塊土地上每個關於運動的故事。
小教室
美國職棒大聯盟(MLB)也玩大數據?

大聯盟正大打數據戰,教練不只要會教球、想戰略,還要能分析數據:軍事級雷達「TRACKMAN」加上高速攝影機「ChyronHego」,形成大聯盟的數據系統「Statcast」。 Trackman原本是軍事彈道追蹤系統,運用到棒球上把涵蓋範圍設定從投手丘到打擊區,測量球的轉速、旋轉角度、垂直和水平位移等,將收集到的這些數據存到雲端,累積成大數據,未來一顆球投出來,就可以立刻算出被安打的機率,再把質性描述量化更可以進一步比較打者和投手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