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電影聊運動

《暗黑冠軍路》 窮得只剩下錢的悲劇

2020/07/02

歡迎來到狐狸捕手的世界 請隨時保持好奇心

 

《暗黑冠軍路》英文片名Foxcatcher字面上翻譯為「狐狸捕手」,過去「獵狐」是一種盛行於英國貴族圈的社交運動,每年聖誕節一過,地主便會利用這段農耕空閒期,騎著駿馬、帶上獵犬到山林裡獵捕野生狐狸,「獵狐」其實就是在炫耀自己的身家地位有多崇高罷了。電影開頭所播放年代老舊、像素低劣的錄影帶畫面正是有錢人「獵狐」的影像紀錄,畫面中有鬣狗、馬匹和一個個對著鏡頭微笑的男人,配上陰鬱的音樂讓人隱隱有種不安感,彷彿預告一件沉重的事情即將發生。

 

三個男人三段故事,他們各自面對自己內心的掙扎、世界的運作法則、社會的階級遊戲、和旁人看待自身的眼光,當三個故事之間有了交集,也就交織出更加錯綜複雜的關係。

 

每個觀影者解讀這部電影的角度不盡相同,有人說這是一部黑暗到不能再更黑暗的電影;有人說看完電影心情肯定會很不好;有人說電影情節原先起伏平順,最後竟被暗藏的大反撲震驚;還有人說角色之間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誰對誰錯早已說不清楚。

 

不同於一般運動電影的陽光立志,《暗黑冠軍路》大概會走向不快樂的結局,然而要對結局有所共鳴,不妨試試在理解一個人的時候,不要光憑表面解釋他的所作所為,還得理解他的世界是如何運轉,以及社會現實對這個人的逼迫、誘惑、孤立,才使得他不得不做些什麼反抗一切。

 

電影中三個男人對自身信念有所追求,他們身分不同、執著的事物也不相同,看似擁有同樣的目標----前進1988年漢城奧運,但他們的心中其實各自蘊含更為龐大的想法,每個人都想受到肯定,肯定這種東西永遠都長在別人身上,於是我們看見一個有錢、一個有奧運金牌、一個有名氣但都還是鬱鬱寡歡的主角們。

 

電影《暗黑冠軍路》改編自真人真事,一樁1996年轟動美國社會的超級富豪殺人案件。當這樣的劇本交到導演班奈特米勒(Bennett Miller)手上,他更在乎的這起悲劇是怎麼開始的,就如他執導過的經典電影《柯波帝:冷血告白》與《魔球》一樣脫離事件與輿論,反而把悲劇還原到每個人身上,最後用旁觀者的角度帶著你我直視這些角色背後的誘發點。

 

據說導演為了籌拍本片耗費數年心力,班奈特米勒第一次接觸這個故事,是從一篇報紙的相關報導上看到,他表示:「那種情景看似可笑又荒唐,但結局卻很可怕又真實,這個故事並不單純,或者故事背後隱含某些內幕,表面看來並不奇怪,但實際上令人咋舌。」

 

班奈特米勒接著全美走透透,去了愛荷華州、加州、科羅拉多州、密蘇里州及賓州等地到處收集資料,包括杜邦家族與舒茲兄弟的錄影存檔,並訪問了數十位相關人士,抽絲剝繭才建構出三位主角之間的關係、糾葛和背後的心理因素,班奈特米勒覺得,「這個故事包含一些令人不安的真相,與我談話的每個人,似乎都很小心翼翼回答事實的某些面向。」總共花了8年之久才拍成這部電影,證實了導演挖掘案件真相的決心和果斷,因此入圍五項奧斯卡絕非空穴來風,演員們紮實的演技也碰撞出更加陰暗的故事線。

 

導演班奈特米勒(Bennett Miller)不放過任何細節,歷經八年籌備才完成這部電影。   圖/USATODAY.com

 

全劇色調灰暗,許多場景毫無配樂,並且選用簡單的定距鏡頭,將所有的情緒起伏全交由演員的肢體與神情來維持戲劇張力,當演員在詮釋腳色時必須跳脫既定印象,例如飾演約翰杜邦的史提夫卡爾(Steve Carell)曾經被認為是「金凱瑞接班人」,以喜劇演技深植觀眾心中,當他演出美國史上最有錢的殺人犯時,除了外貌和氣質必須八九不離十,史提夫卡爾連說話的口音語氣都為角色而改變。

 

史提夫卡爾(Steve Carell)完美演繹富豪殺人犯,可見他只是長期以來「選擇」成為票房保證的喜劇演員,他不是只會搞笑,這種深沉的演技也能詮釋讀十分自然流暢。  圖/The LineuP

 

馬克魯法洛(Mark Ruffalo)和查寧塔圖(Channing Tatum)為了飾演奧運金牌摔角兄弟檔,他們扎實訓練了十個月的擒抱、攻擊、閃躲、掙脫等摔角招式,也復刻了這對兄弟的招牌姿勢、動作和風格,查寧塔圖曾說,「我想邀請以為這項運動沒啥大不了的人來挑戰看看,這是我演過最艱苦的電影,我打死不想要再摔角了。」

 

接著要為狐狸捕手隊和其他摔角選手選角時,製作團隊必須確保獲得美國摔角界的支持,因為這個圈子很小,關係很緊密,對這群摔角手來說,這部電影的調性令人不安,故事的八卦本質也具有爭議性,有些摔角手甚至直言不諱地告訴馬克魯法洛,他根本不是他們心目中飾演戴夫舒茲的理想演員。馬克魯法洛回憶起第一次大型甄選,他的第一個對手就是著名的奧運摔角選手兼教練Tadaaki Happa,他說:「戴夫的習慣一開始就會猛攻,所以我使出他的招牌動作,一種類似下馬威的技巧,然後我抬頭看Happa,他點頭向我致意。」

 

馬克魯法洛的「甄選」可以說是這部電影獲得摔角界支持的轉捩點,在那之後,摔角界便表現出「無論你們想要什麼、需要什麼,我們都挺你們到底,因為我們相信這個計劃」的態度。

 

左為舒茲兄弟於1984洛杉磯奧運雙雙奪金後的合影,右為馬克魯法洛(Mark Ruffalo)和查寧塔圖(Channing Tatum)在電影中的合影。   圖/The LineuP

 

演員們的演技與演技激盪之下,才能讓每一步「每況愈下」,看似雲淡風輕,實則轟天作響。然而劇本簡化了這段血腥骯髒的歷史,對許多細節都輕描淡寫帶過,如果不認真抓出藏在大銀幕上的細節,你可能會覺得疑惑、不入戲;一旦你懂得品味導演和演員在每一幕給出的提示,就能真正進入角色的心境,理解他為何而生氣、爭執、衝動。你準備好當偵探了嗎?試想誰才是真正的兇手?

 

 

三個男人三段故事 彼此錯綜複雜的關係

 

一開頭以男主角馬克舒茲(Mark Schultz)到小學演講展開,雖然台下的孩子們對他脖子上的金牌還有幾分注意,但憑藉這場戲便可以看出一位奧運金牌選手的處境。馬克舒茲是 1984年洛杉磯奧運金牌摔角選手,「欲戴皇冠必成其重」奧運金牌是多少運動員畢生的夢想,對大部分人來說要想拿到一塊奧運獎牌比登天還難,然而馬克卻沒有嘗到金牌甜頭。領完二十美元的微薄演講費,他落寞搭公車回家,家中空空如也,唯有堆得滿坑滿谷的獎牌與獎盃、一幅和哥哥的合照、一幅畫像,生活並不寬裕的馬克靠著番茄醬混上乾方便麵維生。

 

摔角運動員費盡畢生努力達到生涯顛峰,即使獲得奧運冠軍,卻沒有改善生活、沒有得到社會大眾的尊重、更沒有被國家所重視,隔著大銀幕也能感受到面無表情的馬克那種沮喪與無望的空虛感。

 

下一場戲馬克的哥哥戴夫舒茲登場,馬克每隔兩天就會到道場訓練,哥哥充當他的教練與陪練員。不同於馬克的陰鬱內向,戴夫較為開朗圓融並且有著美滿家庭,同時在摔角專業上的才能與名氣也強過弟弟,但他仍對弟弟十分照顧。馬克在各方面都相當依賴哥哥,但是一方面卻又總籠罩在哥哥的陰影之下,這便是兩兄弟之間隱隱存在的矛盾。

 

一天馬克接到陌生電話,電話那頭是大富豪約翰杜邦(John du Pont),他是美國億萬家族杜邦家族的接班人,其財力之顯赫並非常人得以想像。杜邦先生邀請馬克到賓夕法尼亞州的豪宅會談,一無所知的馬克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般,杜邦先生自稱摔角教練並且希望能和眼前這位身材氣質都散發自信的摔角選手馬克合作。

 

「國家失去了過去所秉持的信念和價值,孩子們也沒有任何楷模或英雄可以崇拜效仿,」杜邦先生用鳥類知識、愛國精神、嶄新的訓練場和25000美金的高年薪,說服馬克加入「狐狸捕手Foxcatcher」計畫:前進1988年漢城奧運。夾著豐厚的財力與社會地位,杜邦先生先是建立摔角隊伍,而後邀請馬克主導摔角選手訓練。此刻不難想像馬克心中的失落感得到多麼大的補償,長期在哥哥底下備受壓抑的抱負得以發洩,他的神情逐漸明朗許多。

 

杜邦先生一開始對馬克極具耐心,不僅戴著馬克到處露臉,連演講稿都一字一句指導馬克演,光「集郵家」一詞就陪著馬克反覆背誦,因此馬克很快就轉而依賴他。   圖/Fernby Films

 

雖然杜邦先生不斷鼓勵馬克說服哥哥一起加入計畫,但馬克知道「你無法用錢收買戴夫,」有家室的戴夫並不願意舉家遷徙到人生地不熟的環境,所以拒絕了這次邀請。「有錢能使鬼推磨」大抵還是這世界的定律,杜邦先生只要把錢撒出去,他身邊這位「伴侶」馬克立刻就能得到旁人尊重,就這樣馬克一步步進入了杜邦先生用金錢打造出的新世界。

 

其實不光馬克一個人嗅到金錢的氣味,還有許多優秀摔角選手紛紛前來效命,大家都有默契地忍受行為舉止有些怪異、思想絕對威權的杜邦先生。於是善於忍讓的馬克竟然與杜邦先生發生了同性關係,孤單且渴望獲得肯定的靈魂彼此慰藉成了一團火,種下了毀滅所有的導火線,誤入叢林的小白兔馬克即將面臨被控制的命運?

 

表面看似和藹可親的杜邦先生,卻總在細節控制不住情緒,像是他快要管不動「狐狸捕手」摔角選手時,就曾拿著槍進到練習場地對空鳴槍,試圖集中大家對他的注意。   圖/life.tw

 

血氣方剛卻被迫壓抑的體壇之星馬克舒茲、坐擁名利卻空虛寂寞的超級富豪約翰杜邦、擁有幸福家庭卻過於鄉愿的教練哥哥戴夫舒茲,當三個男人的命運緊緊相扣,卻總在某些人生關鍵,想要甩開不合常理的連結。這樣的三角關係中,馬克最初的愚昧與忠誠,最後竟然成為最任性反叛的一位;約翰杜邦是個神秘的富豪,表面慈藹的他看不出任何感情起伏,結局卻變成絕情的衝動者,默默推動一切的暗潮洶湧;戴夫從三角關係的旁觀者,進而為三人之間的黏著劑,到引發化學變化的外力。

 

馬克加入「狐狸捕手」訓練計畫後,被安排自己住的住宅,杜邦先生給馬克的待遇好得沒話說,足以讓人起疑。  圖/Heinz History Center

 

 

窮得只剩下錢的富豪 碰上窮得只剩下傲骨的兄弟

 

訓練計劃開始,馬克前往法國參加第一場世界聯賽,這也是兩兄弟第一次和杜邦先生碰面,雖然馬克已經加入「狐狸捕手」隊,戴夫仍在場邊為馬克下指導棋、給馬克自信與鼓勵,讓馬克順利摘金,而這一切杜邦先生全都看在眼裡。或許杜邦先生深知自己無法介入兩兄弟之間深厚的感情,於是產生了離間的念頭,他對馬克說,「戴夫是很棒的摔角選手,他應該激勵你、成為你的導師,但是他畢竟是你哥哥,絕不會讓你超越自己的。」杜邦先生無非就是要告訴馬克:「不要一直活在哥哥的陰影裡,快點脫離哥哥、來到我身邊自立門戶,才能心想事成。」

 

從每一次的言談中,不難看出杜邦先生的悲觀,他鄙視母親豢養馬匹的行為,認為人就算能坐在馬上駕馭馬匹,但馬最多只能跨越障礙,不能抓狐狸。一面面的摔角獎牌對他來說才是狐狸,而加入培訓計劃的運動員就像他豢養的獵犬,能在摔角場上抱回獎牌、獵殺狐狸。「我們現在是朋友,不用再叫我杜邦先生了,你可以叫我老鷹或是約翰教練,」於是馬克開始跟著杜邦先生處理公司事務、參加宴會、到各地演講、甚至接觸墮落的黑暗面。

 

杜邦先生的關照讓馬克漸漸放下心防,兩人之間的關係不再單純,不是朋友、不是兄弟、不是父與子,更像是一尊一卑的情人抑或主人與奴僕。

 

當孤獨的靈魂相遇、互相依靠,本是好事,金錢、親情、心態等因素卻惡化了這段關係。  圖/life.tw

 

「我現在是選手們的導師,我教導他們、給他們機會出人頭地,也為美國帶來希望,」以「狐狸捕手隊」教練自居的杜邦先生,其實根本不是專業摔角手,他只是熱愛摔角,所以用錢收買這些運動員以經營自己的興趣。杜邦先生雖然坐擁杜邦家族的國防彈藥事業,不過他與母親的關係卻疏離得很,長期在母親的壓制下度過沒有人為他真誠喝彩的孤獨人生,就連摔角技巧生疏的他好不容易上場比賽,對手讓著他、讓他得到一面獎牌,回家驕傲得向母親炫耀,卻遭母親潑了一身冷水,「能拿獎牌那你肯定有贊助這場比賽。」

 

杜邦先生握有社會上大部分的人最渴望的東西──金錢,但撇除杜邦這個姓氏的枷鎖,他僅是一個渴望朋友、渴望被愛也渴望懂愛的平凡人,試圖用笨拙的方法贏得肯定,卻悲哀到連母親的認同都無法獲得。母親過世之後,杜邦先生趕走馬廄裡的所有母親生前最愛的駿馬,心理束縛才稍微獲得釋放,金錢萬能,但仍舊買不到驅逐心底深層孤獨的真正解藥。

 

杜邦先生的母親死後,他打開馬就把母親生前珍愛的駿馬通通趕走,象徵他不想要再受到家人的控制,他想做他自己喜歡的事情,摔角並非母親所認為:是骯髒的運動。 圖/The Playlist

 

當杜邦先生察覺馬克沒有完全服從,兩人之間也就產生矛盾,杜邦先生開始對馬克感到不耐煩,因此用更多錢把馬克的哥哥請來「狐狸捕手」訓練隊員。這一次戴夫願意舉家遷移到賓州,不是他終於為五斗米折腰,而是他擔心心情不好就鬧失聯的弟弟,然而哥哥此舉,卻讓馬克心生厭惡與妒忌。

 

戴夫本著關心弟弟的目的加入「狐狸補手」訓練計畫,並且成為冷戰中的馬克和杜邦先生之間的橋樑。 圖/life.tw

 

終於到了奧運會選拔賽現場,馬克選擇孤軍奮戰,他不想與杜邦先生有交集,更不願意讓哥哥在場邊指導,第一場以敗戰收場。馬克一個人在飯店房間發洩,失落憤怒席捲而來,他氣得用拳頭揍自己雙頰、破壞房間所有能破壞的東西、用頭撞碎鏡子、並且暴吃甜食,這時戴夫破門而入,抱著馬克說:「我是你哥哥,我不會任由你這般墮落。」他鼓勵馬克再站起來,面對下一場比賽,並且陪著馬克催吐、瘋狂踩飛輪,企圖在短短幾十分鐘內減去剛剛暴食而超過量級的體重。踩飛輪的一段過程被導演用無聲方式呈現,彷彿暴風雨前的寧靜。

 

終於換到馬克上場,每次休息哥哥總在他耳邊呢喃「你會去參加奧運」,希望給馬克力量,讓他知道他不是一個人孤軍奮戰,最終馬克順利贏得比賽。

 

兩兄弟的父母從小就不再身邊,哥哥戴夫亦父亦母照顧弟弟,所以大夫自然成為馬克在摔角這條路上或日常生活上最了解他的人。 圖/life.tw

 

大家都知道杜邦先生並非真正專業的教練,他只是出資養了一整支隊伍,但他希望自己能成為奧運賽會的陪同教練,並且要大家對著採訪鏡頭說出「杜邦先生是我的導師」這句話,為自己籌建的摔角隊伍樹立風範,到底出錢的是老大,杜邦先生的要求沒有人敢不聽從。奧運比賽現場,杜邦先生雖然和戴夫一同站在場邊當教練,為馬克遞水搧風,卻無法像戴夫那樣為選手下戰術、給予精神喊話,杜邦先生顯得十分格格不入。

 

奧運會結束,落敗的馬克決定自己離開杜邦先生的宅邸,到其他地方去訓練,風水輪流轉,這一次換哥哥堅持繼續留下來,畢竟兄弟倆從小失去父母關愛,互相拉拔長大,因此搬了不少次家,「我們從不知道會在哪裡待多久,記得那是什麼感受嗎?那樣的生活容易嗎?」如今已有家室的戴夫,不希望自己年幼的孩子們也經歷居無定所的日子,於是他沒有跟著馬克離開。

 

就算杜邦先生砸重本養了一支摔角隊伍,但除了金錢資助之外,似乎從來沒有與誰真正交心,金錢能買很多東西卻終究買不走人心。 圖/life.tw

 

杜邦先生始終冷眼看著這一切,終於他漸漸感受到自己與這項運動、與「狐狸捕手」隊員、與兩兄弟之間的格格不入,一個寒冷的星期天,悲劇發生了,到底這位大富豪選擇槍殺誰來發洩心頭孤獨呢?

 

導演成功把金錢、名氣、尊重、孤獨等主題呈現在電影裡,目的是要反映現今社會種種問題,例如金錢至上、社會階級、運動員不夠受到重視、不如意的人生中充滿怎樣的遺憾與無力感等。 

 

 

※延伸閱讀看更多「運動新視力」系列:

運動職人專訪電影聊運動運動科技應用健康診療室跟著運動去旅行


喜歡我們分享的內容嗎?歡迎按讚追蹤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芝瑜 |眉毛上的汗水與眉毛下的淚水,你選哪個?我要我眉毛上有汗水,今天才過得充實;也要你眉毛下有淚水,讓明天更有動力。如果再問我運動是什麼?報導是什麼?我會說運動能把淚水變汗水,擦乾汗水後什麼都好了;報導能把汗水變淚水,擦乾淚水後在你的主場上你就是我的英雄。我就是一個樂於分享的水美眉
小教室
穿短洋裝打棒球又怎樣!

1943年因應戰爭而發展的全美女子職業棒球大聯盟 (All-American Girls Professional Baseball League /AAGPBL)存在12年之久,到1954年才解散,總計超過600位女子棒球選手曾在AAGPBL打球。不同於一般棒球服裝,球員的制服是一件式短洋裝、搭配鴨舌帽和長襪,儘管服裝看似不方便,卻限縮不了球員打球的熱情,許多棒球比賽會出現的激烈動作一樣能在女子聯盟中看到,例如跑壘滑壘等,更多精采畫面都在電影《紅粉聯盟》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