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運動職人

用文字展現叛逆的媒體人 古硯偉

2019/03/25

理組轉文組的叛逆

 

「人生重來我一定讀理組­」、「傻子才去讀文組」、「文組誤國」、「文組不意外」。在台灣這個現今重理工、輕人文的年代,有一個人偏偏反其道而行,在高三時拋棄名列前茅的理工成績以及重點栽培學生的光環,選擇在指考時跳轉文組科系,安分者遵守規則,但勇者打破規則,而《HoopTaiwan美國職籃戰國策》資深編輯古硯偉,正是一個打破一切擋在眼前障礙的媒體人。

 

和多數人在學生時代一樣,古硯偉依照長輩的意願來被動接受教育,「但我始終知道,這不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於是他毅然決然決定在指考前棄考理科,瞞著父親報考社會組,「雖然家人不諒解、老師放棄我,但我反倒更加篤定自己的前程在這裡。」

 

而驅使古硯偉決定棄理從文的最大原因是從小就著迷於籃球的魅力,但他的「啟蒙畫面」並非NBA,而是中華職籃CBA,「小學時和表哥一起看電視,被CBA完全電到,才發現原來世界上有那麼酷的事。」於是古硯偉一股腦栽進籃球的世界,當國中時同學都拿零用錢去買玩具或是零嘴,只有他可以一個月不吃不喝就為了買下每一本籃球雜誌,「那大概是我每個月最期待的課本。」

 

高中時古硯偉開始接觸到網路,也進入到另一個資訊的新領域,然而他這次選擇不被動接收,而是打破沈默,「我開始動筆的動機是為了打筆戰,為了吵贏,我開始去爬外電、啃數據,鍛鍊出梳理資料和脈絡的功力。」但古硯偉逐漸發現,他不只能吵,還能寫出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

 

非主流的叛逆

 

進入大學後,雖然讀的是媒體相關科系,但古硯偉卻對學科並沒有太多興趣,因此沒將時間花在唸書,而是不斷思索今後的道路該如何繼續前進,「我給自己10年,看能否在我自己選擇的道路上做出點什麼。」

 

而漸漸的,古硯偉從筆戰和大量閱讀中一點一滴淬煉出文字力,但他也開始發現籃球並不是只有NBA,因此他選擇在網路上發表以NCAA為主的文章,成為運動部落格中的非主流。再者,古硯偉也意會到籃球,或者是任何運動,並不是只有比賽或數據,勝負之外或許才是更加引人入勝的故事,「我發現球賽不是只有輸贏,潛藏在勝負底下的故事才是我真正感興趣和想傳達的。」

 

但在網路轉播尚不發達的年代,即便有轉播,畫質也僅有最低畫質,加上可能沒辦法再次看到畫面,古硯偉為了不錯過任何一場賽事,只能逼自己先記好球員,熬夜觀看模糊的比賽畫面,「我想找出一篇好的故事。」他淡淡說道。古硯偉寫出第一篇最滿意的文章是關於NCAA的無名黑馬的故事以及Derrick Rose和芝加哥間的情緣,本來以為這對喜歡NBA的台灣讀者來說不會有太大的迴響,單純寫自己開心的作品竟然也登上點閱率的前幾名,「我發現即便寫主流視野之外,但只要你用心報導都會有人看到。」

 

當時古硯偉暑假沒有像其他大學生一樣去各大媒體實習,而是選擇關在自己的房間兩個月,每天逼自己讀資料、看比賽和寫文章,就如同籃球員磨練運球和投籃等基本功,古硯偉發現寫出自己滿意作品的頻率越來越高,「我對自己寫作要求很高,但每天瘋狂地逼自己啃資料和寫文字,就好像在累積底蘊和基本功,也開始看到自己要的東西。」

 

而就在一次一篇寫NCAA二線小球員的故事中,古硯偉赫然發現自己崇仰已久的大前輩王思捷在底下留言,「雖然只是一句『寫得不錯喔』,當下那種感動很像是五月天在錄音時李宗盛打電話來誇獎的感覺。」自己從小寫作偶像的誇獎讓古硯偉更加自信。畢業那年,NBA.com出了一個預測樂透區選秀的遊戲,古硯偉預測14中11,排在全世界第9名,接連而來的肯定也讓他開始相信或許這真的是一條可行的道路。


(圖:古硯偉提供)

 

入伍後,古硯偉也被《HoopTaiwan美國職籃》的主編王承文邀稿,但當時在外島當兵,只能利用一個禮拜一天的島休到網咖查資料和寫文章,「別的兵都在利用休假玩遊戲或是補眠,誰會用珍貴島休8小時寫稿,現在想想真的是很瘋狂。」雖然疲憊,但這對古硯偉來說眼前這個珍貴的邀稿機會必定會牢牢抓住,「我好像在土裡面埋五年的蟬終於被人發現,再辛苦我也要把握機會。」

 

退伍後,古硯偉沒有人脈和學長姐的提拔,加上雜誌社暫時沒有缺,只能先蹲在家裡寫外稿,也多次被家人唸為何還不出去找工作,但當時他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去雜誌社,而這樣一等就是等了10個月,「那段期間我一樣每天在家裡閉關讀資料寫外稿,可能每天都寫超過3萬字吧。」

 

古硯偉終於得到機會進入雜誌社後,也終於見到他堅持進入雜誌社的動機之一,將NBA引進台灣的­「曲爺」曲自立,「我從小就想當曲爺的徒弟。」當時古硯偉在工作第一天被介紹給曲爺認識時,曲爺拉著他的手說,「年輕人喜歡寫NCAA故事不容易,繼續努力。」

 

當時曲爺已70多歲,但在古硯偉眼中依舊是思想靈活和勤快的媒體人,古硯偉在進入雜誌社後幾乎每天都是最早到的,但無論多早,一到公司總會發現曲爺已經開始讀資料和寫文章,「他當時不太會用電腦,因此會將資料印出來,每天桌上5公分厚厚一疊,而且從未重複過。」曲爺在古硯偉進入公司兩個月後過世,但其媒體人風骨和典範卻成為他追逐模傚的目標,「從他的身上看到,想成為一個好的媒體人,這不是一次快攻,而是一場馬拉松。」

 

反媒體傳統的叛逆

 

古硯偉後來從雜誌社被挖角到聯合報,「因為聯合報較為出名,我想讓家人看見我在做些什麼。」然而,一開始他對於報社每天截稿的環境極為不適應,「在雜誌社時可以收集一兩個禮拜的資料再動筆,但報社追求即時新聞和點擊率。」因此前半年古硯偉也曾經迷思,每天的生活就好像公務員,交稿就只為打卡下班,「隨時在截稿壓力,看到東西就趕快寫,這是一個很消耗熱情的過程。」光應付每天的工作就很累,根本沒有多餘的精力去累積資料。

 

但隨著在工作中不斷地摸索,古硯偉逐漸發現蒐集資料並非只為了當下的文章,而是一個累積­、歸納和醞釀的過程,他在採訪亞運時因為趕中華隊行程而錯過卡達女籃因為戴頭巾被國際籃總禁賽,隔年亞錦賽又因為中華隊意外淘汰而錯失訪問有相同宗教議題的印度男籃,一直到下一年的瓊斯盃,印度隊在最後一刻報名才找到最好的機會,「一篇文章我整整累積了兩年才產出來,但如果有心,會找到自己的方式來達到自己的目標,並在忙碌的生活中取得平衡。」

 

台大教授陳嘉銘近期接受訪問時曾說道,接受人文社會科學訓練的人較善於挖掘深層的問題,並對於議題有深刻的理解和反思,史丹佛大學的教授Richard Saller認為經過人文科學的訓練,將更能看出問題的深層核心,或許理工的訓練是銜接職場的最佳入場券,但人文科學和資訊整理卻能處理和再現每天人與人、與世界互動過程中產生那些更加深刻的迷惘,而古硯偉就是最善於找到議題的深層核心,反思咀嚼後再用自己擅長的籃球視角再現的媒體人,從利用印度籃球來看宗教衝突、藉由NBA球星來傳達同志議題,再到用大學聯賽的黑馬台大來傳達教育理念,「我不想落入陳舊的格式,體育記者只能寫體育嗎?我不認同。厲害的媒體人能用任何自己的文字展現所有的議題。」

 

雖然是體育記者,但善於挖掘敏感議題並結合籃球的習性卻常常在挑戰聯合報傳統的思維,在同志運動期間,古硯偉寫了一篇NBA球員與其同志家庭的故事,卻因為議題敏感而被扣住,但他依舊送出文章,最後反倒獲得意外的迴響,「我蠻訝異同志題材竟然會在傳統的聯合報獲得不錯的迴響,就連晚報主編都來拜託我稍微刪減後放到聯合晚報。」

 

而古硯偉另一項「創舉」也是在挑戰報社即時新聞的模式,「我大概是台灣第一個體育記者在即時新聞中放上超過2000字的文章。」原本對他來說實驗性質的挑戰卻也獲得巨大的迴響,「現在大家都說媒體環境不好,媒體怪閱聽人素質不佳,觀眾怪媒體充滿著腥羶色,但我發現只要你的文章夠好,都能帶起不錯的反應。」

 

「從入行第一天到現在,我沒有任何一刻是覺得對不起自己。」從雜誌編輯、報社記者,到現在成為球評,古硯偉知道他難以討好每一個人,但每當看到網路上一句的鼓勵或是留言打氣,都成為他持續成長的動力,「當你認真做時,總會有人看到你努力的成就。」


擔任球評(圖:古硯偉提供)

 

職人檔案:古硯偉
學歷:長榮大學大眾傳播系
經歷:Hoop Taiwan美國職籃戰國策編輯、聯合報體育記者、Hoop Taiwan美國職籃戰國策編輯資深編輯、愛爾達/Eleven Sports/緯來體育台客座球評

 

本文作者:梁孝源

 


※看更多的「運動新視力」系列:運動職人專訪、運動科技應用


更多好文分享,歡迎按讚訂閱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圓動力編輯室 |每滴汗水背後,都是一個又一個你不曾聽聞的故事,從文字到影像,我們希望傳遞場上每一刻的感動,觸動你愛運動靈魂。 「為所有選手發聲,陪每位選手追夢」 圓動力,與您分享這塊土地上每個關於運動的故事。
小教室
你不知道「帽子戲法」就太落伍啦

「帽子戲法(Hat Trick)」指一場足球比賽中同一位球員做同樣的動作3次,如單獨踢進3球或3球以上。「帽子戲法」原先被運用在板球運動上,當投手以三球三振對手就能得到一頂帽子作為獎勵,後來才被足球界借來形容球員技術高超。然而大家都不知道的是,其實「帽子戲法」這個詞最初來自童話《愛麗絲夢遊仙境》,形容故事裡的製帽工匠能出神入化變出各種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