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運動職人

逐夢踏實永不遲 體育主播陳捷盛的圓夢路

2019/01/14

非科班出身,秉持對體育賽事的熱情、願意多方學習的努力,新生代體育主播陳捷盛在「夢幻產業」中從29歲才展開主播台生涯,儘管「大隻雞慢啼」的過程讓他吃盡苦頭,仍樂此不疲。

 

陳捷盛畢業於開南大學應用英文系,並非傳統新聞或廣電科系,唯一和播報工作相關的專業就是外語,求學時,也沒機會接觸任何與體育相關的課程或實習工作。「我和很多人一樣,從小喜歡看體育頻道,是爸爸帶我入門,他教我看棒、籃球;大學時我就夢想未來成為體育主播,也投過相關履歷,但非科班出身又沒經驗,結果當然石沉大海。」在實際當主播以後陳捷盛回想,「實際入行後,才知道這行沒有基礎要能進入的門檻很高,沒有太多能夠讓人從零開始的機會,履歷不受青睞是很正常的。」

 

退伍後為了生活,陳捷盛曾一度在飯店擔任行李員,後來還去夜市擺攤,「在飯店業雖然底薪不高,但因為做的是較粗重的行李員,加上又在五星級飯店服務,其實小費很優渥,安逸的做了一年;當時剛出社會,比較叛逆愛自由,所以離職和同學集資去當時很夯的師大夜市擺攤,但因為年輕沒有危機意識常擺好攤就四處串門子,也沒有金錢觀念,所以做半年就把在飯店業的積蓄全花光了,哈哈。」

 

談起擺攤回憶,陳捷盛對於同學感到歉疚,「我記得最後結算,半年僅賺了1000元,我同學顧攤很認真,讓我這個『豬隊友』有點不好意思。」為了生計,陳捷盛後來去餐廳打零工,但體育主播夢始終不曾打消。

 

機緣巧合下,他看到緯來體育台徵才海選,素人出身的他意外通過初試,雖然在複試被淘汰,但也讓他重燃鬥志,「我是個性執著的人,複試被淘汰後,我還是常在人力銀行投傳媒相關工作,但沒下文,這讓我低落了一段時間,當時家裡有做些小本生意,爸爸希望我和姐姐可以回家幫忙;但2011年9月吧?台北地方電視台【聯維有線電視】給我面試邀約,我還記得當年面試的長官問我:『我們這從沒用過男記者,為什麼你會想來?』我說自己不是相關科系,很需要入門機會,未來想轉戰體育記者或主播,談完我覺得自己回答得太直白,應該沒機會吧。」

 

但沒想到陳捷盛真的錄取,「記得接到錄取通知時我和姐姐在顧店,她還跑去買冰棒慶祝我圓夢,當時真的感動到想哭,我一直很感謝聯維長官給我機會,當時進公司後所有術語都不懂,一大堆問題只能利用空檔學習,還好同事都會指導我,後來為了進修,我還報名了華視主播記者班,一星期有幾天是白天上班、晚上上課。」

 

為了圓夢,陳捷盛以在職進修方式充實自己,半年後他順利錄取UDN聯合新聞影音部,後來又轉戰三立新聞,當時徐裴翊主播也在三立任職,「是她告訴我愛爾達體育台在徵人,於是我和當時愛爾達體育台的總監蔣公(蔣任)聯繫,參加面試後錄取,2013年,我終於真正踏進夢寐以求的領域。」


(圖:陳捷盛提供)

 

在體育主播的專業道路上,陳捷盛碰到不少挑戰,「挑戰很多,因為起步時已經29歲,我記得入行後第一個挑戰是過音(電子的文字記者都必須自己替新聞過音),在UDN和三立時期,我因為語氣、節奏不好,曾被長官下令禁止過音,常須麻煩同事幫忙,但這個行業大家都忙,實在很難厚臉皮耽誤別人的工作,於是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是下班後自己在剪接室練習過音,才慢慢得到長官認同;當上主播以後,體育新聞的播報我至少對流程有底,但賽事直播常有突發狀況,在電光石火間必須在腦中擠出一個最貼切的形容,我自認是個反應較慢的人,賽事直播真讓我吃足苦頭。至今我自認仍然沒辦法完全克服這個問題,偶爾還會詞不達意、甚至被誤解,這點沒有捷徑,就只能繼續努力,靠經驗累積。」

 

因為自我要求,陳捷盛很難具體說出當體育主播最有成就感的時刻,「印象中很少有播完球後覺得自己做得很好的,通常都會檢討吃螺絲、口誤,或語氣、語境不夠好的缺點;真的較有成就感,應該是場上狀況發現的比球評老師早,能得到這些專業人士肯定,而來自觀眾或球迷的鼓勵也都讓我很感動,尤其是我爸爸,他幾乎我播報時都看,看完還會傳訊鼓勵我、給我意見,剛出社會那幾年不懂事讓他擔心,現在應該比較放心了。

 

被問及職涯是否有印象深刻的事,陳捷盛憶起2014年Lamigo在洲際奪冠的場面,「當年封王訪問對還只是場邊記者的我而言是場震撼教育,封王的激情時刻真的讓我呆住,雖已設想很多問題,但都卡在嘴裡出不來,最後呆若木雞,還好有緯來的前輩磊哥(楊正磊)hold住全場,才沒讓氣氛冷掉;2年後在同一場地,我播到義大犀牛封王戰,那場比賽結束後內心覺得人生的機緣真奇妙,也很感謝曾任愛爾達體育台總監的趙大(趙豪城),給我播棒球的機會,慢慢釋懷了2014年訪問的挫折;另外,到民視後有機會播到大聯盟和亞冠賽也是難忘經驗,特別是亞冠,那是我國際賽播報初登板,而民視收視族群又很龐大,過程壓力大,也特別難忘。」

 

在這個夢幻產業,成就感最大來源是發現自己的進步,或得到周遭肯定,但依然要和現實面拉扯,「現實面之一是待遇不會比想像中高,特別是現在普遍低薪的環境,假設有轉播或採訪,或許前一兩天休假就要提前準備,而移動過程的舟車勞頓、耗費的工時也不會換算成收入,每日上班10個小時以上、月休常臨時調整是常態,對於剛入行基礎不穩時,練基本功的時間佔據大部分的生活,沒有任何的生活品質可言;同時,開始轉播後,就要有面對批評的勇氣和自我改進的能力,仔細想想,其實這個行業滿自虐的,所以秉持熱情和初衷真的很重要!」

 

訪談最後,捷盛也給予年輕朋友建議,「如果真想投入這個產業,若是念相關科系要把握實習機會好好表現,給業界長官留下良好印象,謙虛好學、不要害怕提問;若非本科系出身,可以多留意素人徵選,或像我這樣先設法擠進媒體,再持續充實自己等待機會,這幾年體育媒體開始轉型,網路產業興起,或許會釋出較多職缺,體育圈目前也有很多非本科系出身的主播和記者,重點是立定目標,就要發自內心認真努力,不需要因自己的年紀大而退卻,我也是27歲入門,直到29歲才得償所願,人生的際遇很難說,圓夢永遠不嫌晚,加油!」


(圖:陳捷盛提供)

 

職人檔案:陳捷盛
學歷:開南大學應用英文系
經歷:聯維有線電視、UDN TV、三立新聞台文字記者;愛爾達體育台、民視新聞台體育文字記者/主播;現為接案主播。
專長領域:球類運動播報。

 


※看更多的「運動新視力」系列:運動職人專訪、運動科技應用


更多的好文分享,歡迎追蹤訂閱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圓動力編輯室 |每滴汗水背後,都是一個又一個你不曾聽聞的故事,從文字到影像,我們希望傳遞場上每一刻的感動,觸動你愛運動靈魂。 「為所有選手發聲,陪每位選手追夢」 圓動力,與您分享這塊土地上每個關於運動的故事。
小教室
暴瘦很開心?小心罹患厭食暴食症

「厭食症」的患者會非常在意自己的身材體重,對身體形象的知覺錯誤扭曲,儘管已經骨瘦如柴卻還是一直認為自己過胖,因此進食非常少量食物、過度運動造成體重過輕。「暴食症」患者則有重複出現的暴食現象,靠著不能節制地飲食過量來抒發壓力,卻在暴食後開始想辦法節食、過度運動、催吐或使用瀉劑,不斷重複上演這樣的惡性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