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運動
焦點人物

逐漸瞄準的母球 踏實球后魏子茜

2018/11/05

 盯著檯面上最後一顆九號球,「南韓小魔女」金佳映趁魏子茜出手前,提早展現君子風度,恭賀她搶下2018安麗益之源盃八強門票,但這一回金佳映想必沒有太多意外,畢竟2011年那個初試啼聲的菜鳥,如今已經成了WPA(世界花式撞球協會,World Pool Billiard Association)世界排名第三的強手,魏子茜同時也是台灣當今積分最高的女子選手。

 「她超猛的,那時候永遠就是冠軍熱門;所以贏球後,隔天看到體育版自己被擺最大篇,還想說怎麼會這樣?」回憶歷久彌新,魏子茜如今回想安麗盃初登板,就擊敗冠軍熱門金佳映,還是難掩喜悅:「那場比賽她就是拔桿,加上她有一點輕敵」沒有包袱的處理每一顆球,成了魏子茜當年一戰成名的基石,但贏球後「拔桿」的人,如同風水輪流轉,轉向了自己,而這一轉就是兩三年。

 

(魏子茜架桿偏向下巴右側 / 圖由魏子茜本人提供)

 「『拔桿』就是說,你已經不在狀況內,完全失常的意思」快速累積人氣的魏子茜,在接下來的兩年中,小比賽表現正常,但乏善可陳的大賽成績,讓她的職撞生涯四面楚歌:「後來贊助商台塑也丟了,變成比賽必須要自費,一年花20到25萬,飛到其他國家,如果比完賽的獎金賺不夠,還得跟家人借錢」;偏偏魏子茜最大的麻煩,不僅是球技、運動心理的調整,先天弱視的毛病,也讓她的撞球生涯如履薄冰。

 「一般選手桿子都是架在下巴正下方,然後用兩眼去協調,但我後來看照片,我的球桿都在右邊」肇因於左眼天生弱勢、退化,讓魏子茜動作就是和別人有顯著不同,偏偏現代醫學束手無策:「我會覺得右邊我明明瞄三分之一,但實際打出去就是四分之一」,讓母球、子球,依循自己心裡所想,魏子茜出桿試打的次數得比別人更多,訓練的辛苦加上金援匱乏,讓她一度想放下球桿「有曾經和朋友問過運動經濟、運動器材之類的產業,看有沒有出路」。

 提早做生涯的長遠規劃,或許是明智之舉,但天生弱視的魏子茜,似乎不擅「放眼大局」,至於怎麼專注打進眼前的子球,這她很拿手。搭上2017年世大運的列車,魏子茜和搭擋郭思廷一起摘金,讓她重新贏回贊助商的信任,但這時她已有了低潮時的痛苦經驗:「後來發現,轉念是我打球的大絕招」,不讓自己始終保持低迷情緒,也避免比賽領先時自信過剩,逐漸成熟、穩重的魏子茜,過去總在世界排名15、16輾轉,但如今她成了當今「台灣球后」。

 「很多人輸(給我)之後,都會開玩笑說,怎麼會輸給一個『瞎子』」,開起玩笑雲淡風輕,但刻苦鮮為人知,才剛要邁入運動員的顛峰期,被問到期不期待當上實至名歸的球后,她嘴上說「不在意」,但真若達標,也許那笑容會十分誠實!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David |曾是個腳穿釘鞋,踏著紅土的棒球人;因緣際會成了手敲鍵盤,撰寫故事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