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運動
運動新視力

賽場上的即時救火隊 運動傷害防護員

2017/12/10

運動員在運動場上奮力表現,歷經無數的辛酸終於攀上顛峰,獲得大眾的掌聲及喝采。這是每個有志在運動場上拼搏的選手夢想能達成的過程。但這段過程不是只有運動員自己一人孤身奮戰,在一名成功的運動員背後必須要有肌力體能、運動心理、運動營養、運動科學、運動醫學等團隊的大力支持,才能有效評估運動員的身體及體能狀況,進而制定適當的訓練計畫來幫助運動員登峰造極。

 

在運動醫學領域中,有個角色相當重要,他必須要扮演醫師、教練與選手間的溝通橋樑,可以說是跟運動員最貼近、最熟悉運動員的人,這個角色就是「運動傷害防護師(Athletic Trainer)」,在台灣,比較常聽到的稱呼是「運動傷害防護員」。

 

(圖/楊皓崴提供)

 

台灣的運動傷害防護觀念雖然近年逐漸受到重視,但相較其他運動先進國家,起步還是較晚,運動傷害防護員的社會價值在傳統觀念上也較不被廣為接受,於其他運動先進國家的賽事中,運動傷害防護員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美國職棒大聯盟德州遊騎兵的防護員Jamie Reed曾榮獲PBATS (Professional Baseball Athletic Trainers Society, 職業棒球防護員協會)年度最佳防護員殊榮,更曾在2013~2015年間連續3年獲得NATA(National Athletic Trainers' Association, 美國運動傷害防護協會)傑出防護員獎項,也是因為他,讓許多可能因為運動傷害而結束運動生涯的選手東山再起。台灣第一位在美國大聯盟擔任防護員的徐加恩就說:過去在台灣專攻運動防護時被視為冷門科系,防護觀念並不普及,許多小選手身體有病痛根本不敢說,土法煉鋼的訓練方法也讓許多選手的運動生命提提早結束,徐加恩到美國後發現國外對於運動傷害相當重視,也很敢投注資源,相對的就可以造就出更多成功的選手。

 

過去東亞國家在運動訓練上較重視訓練量,俗稱的「操」就對了、越操越強的傳統觀念,當然這並不代表歐美國家對於訓練量不重視,而是歐美國家較重視運動員的身體狀況並根據科學證據制定相關的訓練計畫而付諸實行。其實,包括中國、日本、韓國的運動傷害防護意識已經抬升許多,部分運動傷害防護員的收入也相當可觀。近幾年來,台灣越來越多運動員也具備更多相關知識,並聘請私人的專業防護員,網球選手盧彥勳去年球季尾聲拉出一波10連勝、也拿下4個挑戰賽單打冠軍,他就特別感謝長庚紀念醫院的運動照護計畫,隨行防護員張家維的肌肉伸展等技術更是讓盧彥勳如虎添翼。世界羽球球后戴資穎的私人防護員陳盈璇從2014年底就開始陪伴戴資穎,小戴表示:有沒有專業防護員感覺差很多,在場上激烈跑動時對肌肉負荷很大也會造成很多損傷,但盈璇來了之後,痠痛狀況少了很多,幾乎沒有疲勞的感覺。陳盈璇則指出,她發現小戴的小腿脛前肌使用特別多,因此會特別優先處理,小戴先前並沒有發覺,也是因為運動傷害防護員而幫助她改善這樣的狀況。

 

(防護員可以說是運動員的保母/圖由楊皓崴提供)

 

運動傷害防護員在運動中到底扮演什麼角色?根據台灣運動傷害防護學會對運動傷害防護員的工作內容定義,運動傷害防護員的工作內容可以說是包羅萬象,包括運動傷害預防、傷害辨認與評估、傷害處理、傷後復健及運動員諮商與教育等,其實這些工作內容不僅需要具備運動醫學等相關知識,包括運動營養、運動心理、體能訓練...都是運動傷害防護員必須了解的範疇。

 

畢業於高雄醫學大學的運動傷害防護員楊皓崴表示,運動傷害防護員的工作任務並非僅限於比賽進行當下,平時的備戰訓練他們就要隨行在運動員身邊,包括熱身、伸展、訓練前後的貼紮、軟組織放鬆、身體狀況評估都是運動傷害防護員必須要做的。同時也必須要將運動員的身體狀況回報給教練,讓教練針對選手狀況進行不同的訓練。比賽中如果選手受傷,運動傷害防護員理所當然是第一線處理者,緊急處理完與醫師會診時,運動傷害防護員需要將運動員受傷過程的具體狀況和部位告知醫師,接下來防護員需要擔任溝通橋樑的角色,將醫師的專業建議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轉述給教練,因此與醫師、教練之間都必須互相尊重合作、建立良好的溝通關係。受傷選手的訓練方式和一般正常選手的訓練肯定不同,例如肩關節在經過手術後,防護員就要特別針對該患部進行復健運動的安排。第0週該做甚麼、第3週進度該到哪、第12週該恢復到哪,第幾週肌力該恢復幾成,第幾週才能執行功能性訓練、最後在幾週時需要經防護員和醫師等相關人員評估後才能重返運動場等細節都需要特別注意。臺北市立大學運動與健康科學系主任─曾國維教授就曾表示:真正接觸到運動傷害防護員的工作後才發現這份工作並不簡單。運動傷害防護員跟物理治療師有不同的任務,運動傷害防護員需要去了解選手的運動項目和扮演的角色、要特別注意易受傷的部位以及訓練方式,讓受傷的部位能同時恢復一方面又能有訓練效果。

 

(圖/楊皓崴提供)

 

有志於想成為運動傷害防護員的人,可以參考「運動傷害防護學會」,除了EMT-1(初級救護技術員教育訓練)外,也必須修習至少30個學分的相關課程,包括運動傷害防護學、運動處方、運動貼紮、人體解剖學、健康管理、運動傷害評估學、運動生物力學等學科,而如前所述,由於防護員需要兼顧傷後復健的訓練、營養諮詢等,因此也需要修習運動營養學、運動生理學、運動心理學等知識,同時證照也有四年的效期限制,必須要經累計60小時以上繼續教育訓練的人才得以申請展延,整個體制具有相當嚴謹的規範,運動傷害防護員不是只有單一功能,他是一個相當多面向的角色。

 

其實要成為防護員難度並不低,報考資格、換證限制等都有一定的要求,皓崴表示,其實如果從基層做起,讓小朋友從小就具備一定的運動傷害防護知識,把相關知識普及化,這樣可以有效吸引更多資源投入,也能讓民眾更重視運動傷害防護領域,另外也可以在各個健身中心、國民運動中心設置運動傷害防護站,讓運動傷害防護員更加普及。而身為第一線防護員,皓崴也表示工作真的相當辛苦,防護員分為場邊防護、隨隊防護,風吹、日曬、雨淋是基本,通常最早到跟最晚走的人也是防護員,隨隊防護也需要24小時隨時stand by,且擔任溝通橋樑的角色也需要兼顧多種層面。在防護過程中各種傷勢都可能會遇見,除了一般的扭傷、拉傷外,還曾遇過棒球選手夜訓打擊練習時,投手沒有躲進護網內而遭到強襲球擊中臉部,當下雖未大出血,但顴骨已形變凹陷,立刻送往鄰近的小醫院急診,經由醫師診斷後隔天直接轉診至有整型外科的大醫院直接手術。也曾遇過選手接外野飛球時沒注意到而撞上外野鐵絲網,當下評估就有腦震盪的症狀,持續觀察6小時候後症狀未解除直接送醫(防護員說明就算第一時間就送醫院也是要先觀察),經由醫師的診斷確定為腦震盪,症狀持續一個多禮拜才消失。其他還有選手比賽當下呼吸肌群嚴重抽筋立即搭救護車送急診、關節脫臼等....皓崴表示,生理的疲憊其實都還可以接受,但最痛苦的莫過於自己用盡渾身解術,卻依然沒有辦法使運動員站在運動場上拼戰,這種心靈上的挫折和壓力才是最難受的。

 

(圖/楊皓崴提供)

 

其實雖然運動傷害防護員的工作相當辛苦,但他們最有成就感的一刻莫過於選手在他們的幫助下奪得好成績,單單只是一聲「謝謝」可能就能讓他們無怨無悔的付出。也希望大家持續給予運動傷害防護員更多關注,讓台灣的運動傷害防護更加蓬勃發展,進而推動國家的體育實力!

 

主圖/楊皓崴提供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圓動力編輯室 每滴汗水背後,都是一個又一個你不曾聽聞的故事,從文字到影像,我們希望傳遞場上每一刻的感動,觸動你愛運動靈魂。 「為所有選手發聲,陪每位選手追夢」 圓動力,與您分享這塊土地上每個關於運動的故事。
運動新視力
打過高爾夫球、去過高爾夫球場,你知道高爾夫球場草皮底下的祕密嗎?

因為氣候的關係,台灣的球場草種大都以熱帶型草種為主,這些草種生長溫度以攝氏27度到35度為主,像是百慕達328、百慕達419等等,另外也有球場會混合溫帶型的草種,如本特草等等。 陳宏銘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