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運動職人

全台唯三國手營養守護者 運動營養師曾怡鈞

2020/04/27

在運動營養觀念尚在萌芽的台灣,能全職協助競技運動員的運動營養師可說是寥寥無幾,僅有國家運動訓練中心三位,而曾怡鈞正是其中一員。大學就讀營養系的她,在研究所開始把營養專業與運動結合,更幸運獲得一位難求的全職運動營養師一職,而她決心投入在台灣較冷僻的運動營養,竟是受到癌症病患與自己爸媽的啟發。

 

 

投入運動營養  受媽媽從嘉義騎單車到台南啟發

 

台灣的營養科系早期沒有著重於運動營養,所以曾怡鈞雖然大學就讀營養學系,卻完全沒接觸過運動營養。大學畢業後,第一份營養相關的工作是為保健食品公司開發商品,在開發針對癌症病患的產品時,曾怡鈞常遇到癌末病患和家屬詢問怎麼吃才能讓身體好起來?而她總是對自己無能為力幫忙感到難過。她坦言:「營養是預防醫學,但真正遇到生病的人,卻發現我們並沒有走在疾病之前。」

 

報考研究所之前,爸媽面臨空巢期和周遭親友的生老病死,頓悟活躍老化不給孩子負擔的重要性,於是開始爬山、跑步、騎公路車樣樣來。養成運動習慣後,兩老的血脂和血壓穩定許多,原本不運動的媽媽竟能一早六點從嘉義水上騎單車到台南關子嶺來回近40公里,騎完還回家煮午餐,同時車友們也擴大了爸媽的生活圈、心情開朗許多。

 

爸媽愛上運動後,讓曾怡鈞真正感受到學校所學的內容,體會到飲食改變對許多年輕的人動力不大,但運動讓人更有動機改變自己的生活型態。於是她報考進國立體育大學運動科學研究所運動營養生化組。

 

 

幫奧運、亞運選手拿下國際佳績

 

研究所時期,曾怡鈞因緣巧合透過教授進入國訓中心實習,幫助奧運和亞運的跆拳道隊、舉重隊選手,也從中發現與選手合作的樂趣。畢業後,曾怡鈞便成了國訓中心專職運動營養師,不分項目協助中心二十多個隊伍。

 

在國訓中心,自稱慢熱型的曾怡鈞不知如何跟選手拉近關係,但她仍能建立不少選手的信任。例如她曾幫助一名選手從89公斤減重到77公斤,體脂率也從34%降到20%,但這些改變沒有明顯反映在成績上,選手雖然對自己很失望,但在兩人不斷合作、陪伴鼓勵下,最後皇天不負苦心人,選手在國際賽拿下好成績並傳訊息告知,「收到訊息的那一刻我真的感動到哭了!」曾怡鈞笑說。

 


在國訓中心做運動營養講座教學(圖片提供:曾怡鈞)

 

 

最大的挫折:不打基礎導致反覆惡性循環

 

有感動的事,挫折當然也不會少。曾怡鈞表示,身為運動營養師的挫折通常是系統化的問題,而導致同一問題不斷重複發生的主因是時間壓力,之前常有協助的選手減重後不到一個月又復胖,在反反覆覆的減重循環裡打轉。

 

「沒有一件事是能速成的。」曾怡鈞指出,尤其是量級項目的選手要因應比賽的量級而減重,卻用不健康的方式對待自己,這是因為欠缺知識素養。選手應該培養自我照顧的能力,這包括了知識、態度和行為,這樣就算獨自去海外參賽,也能幫自己準備適當的食物,而這種基本功需要花時間練習,必須從小開始培養。

 

然而許多選手只想要速成,希望營養師介入之後立刻在增肌減脂或運動表現上見效,所以可見到很多選手對營養補充品的依賴很高,卻沒有意願培養基礎能力,導致直到退役以前都在惡性循環中輪迴,這樣的循環將累積許多挫折、厭惡感和壓力,可能造成選手心理甚至身體崩潰。

 

曾怡鈞強調,營養的基本功真的要從小做起!例如從國小國中開始接觸食育,而目前台灣的食育已開始發展,希望未來會越來越好。

 


教運動員們了解營養基礎知識(圖片提供:曾怡鈞)

 

對於運動員,曾怡鈞提醒運動營養需要注意的有三部分:基本日常飲食、訓練及比賽時使用的運動食品、以及適合專項需求的營養增補劑。曾怡鈞建議日常飲食要以食物為優先,計畫必須能長期維持,且隨著訓練和比賽彈性調整;訓練和比賽的運動食品則包括提供能量來源的三大營養素(醣類、脂肪、蛋白質),精準估算能量是很重要的,可以跟運動營養師一起討論規劃。

 

運動增補劑上,曾怡鈞坦言,幫助運動表現的增補劑雖然有很多廠商宣稱有效,但研究證實真正有效的不超過二十種,常見的僅有咖啡因等五六種。補充增補劑還可能會面臨運動禁藥問題,而選手大多沒有專業知識判斷,所以一定要運動營養師或醫師評估、檢測,才能知道增補劑對自己的專項是否有幫助。總體來說,有需要、有缺乏、有科學支持才使用增補劑。

 

 

學系多工作機會少  僧多粥少下的運動營養職涯發展  

 

曾怡鈞直說自己很幸運,才能在畢業後全職從事相關工作。然而,在她七年前畢業時,該所學長姐從事運動營養工作的比率是「零」,對運動有興趣的多半轉到健身領域當教練,或做一般營養師兼職運動營養領域專案,對象以民眾為主。

 

她提及,很多職業隊伍認為花錢請運動營養師無法得知CP值,所以台灣很難有全職服務競技運動員的運動營養師,但參考美國,光是大學專業運動營養師協會(CPSDA)網站上,專職運動營養師就有幾百位,而他們的選手也可能從很小開始就接觸運動營養,不像台灣要到達到很好成績才能接觸。

 

競技運動的本質就是,不分大小國家一起競爭金字塔的頂端位置,此時一個國家的下層越多運動員,就越有機會擠進頂尖,而這樣的體育系統不只有運動人才,還有防護員、營養師等。台灣近年很多學校有培養運動營養、防護等方面人才,但畢業後可能面臨找不到相關工作的問題。唯有台灣職業運動的發展更成熟才能解決,而且要靠每一個人的支持,包括民眾花錢觀賞、職業隊在科學化環境下支持選手,選手才會有更好的表現。

 


教導運動員們相關營養知識(圖片提供:曾怡鈞)

 

對於就讀運動營養相關學系的後進,曾怡鈞提醒,首先要認清現實。很多人一窩蜂想念運動營養相關學系,認為工作機會看似有發展,但目前情況是市場沒有這麼大。如果真心有興趣,平常培養自己有興趣項目的運動習慣,同時深入認識這類運動營養的需求,進而爭取進入這些隊伍的工作機會,不管義務、兼職都可以嘗試,一方面累積實務經驗,一方面也能教育這個市場運動營養能夠帶來的幫助,從基層去挖掘,才能從基層翻轉整個運動營養領域。而當你累積了足夠的實務經驗,未來就是你的競爭優勢!

 

職人檔案:曾怡鈞
學歷:國立體育大學運動科學研究所運動營養生化組、中山醫學大學營養學系保健營養組
現職:國家運動訓練中心營養師
專長:運動營養、運動增補劑、運動禁藥
FB粉絲頁:運動營養知多少

 

 

本文作者:Duncan


※延伸閱讀看更多「運動新視力」系列:

運動職人專訪電影聊運動運動科技應用健康診療室跟著運動去旅行


喜歡我們分享的內容嗎?歡迎按讚追蹤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圓動力編輯室 |每滴汗水背後,都是一個又一個你不曾聽聞的故事,從文字到影像,我們希望傳遞場上每一刻的感動,觸動你愛運動靈魂。 「為所有選手發聲,陪每位選手追夢」 圓動力,與您分享這塊土地上每個關於運動的故事。
小教室
什麼是擊球甜蜜點呢?

「甜蜜點(Sweet Spot)」這個用語源自於高爾夫球,每支球桿都有一個擊球的最佳落點處,當在這個點擊中球時,其發出的清脆聲響,擊出的已是最為「甜蜜」的美好感受,因此被稱為甜蜜點。其位置與每個桿頭的重心有關,當以甜蜜點擊中球後,可以打出最有效率且最具威力的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