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運動職人

奉獻廿年的亞奧運金牌神醫 林瀛洲為中華隊醫傷也醫心

2020/04/06

站在運動員的立場為運動員治療,「金牌救援神醫」林瀛洲自從2001年北京世大運接觸中華代表團醫療工作19年來,不僅親手為國內頂尖運動選手治療傷痛,甚至還曾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拿起過跆拳道練習靶讓亞運金牌蘇麗文「試腳」,並被一腳踢飛,也因為這種凡事皆親力親為的做事風格,讓林瀛洲贏得眾國手們的信任,將攸關運動員生涯的大小傷勢都交到他的手中。

 

 

大學當校隊隊長 球場培養從醫特質

 

雖然從小就熱愛運動,並且有著運動員高挑身材,但林瀛洲從小就在家人的期望與「讀醫科不錯」的觀念下,考取了高雄醫學大學,不過當時對於運動仍舊相當熱愛的他,不僅加入籃球校隊當上隊長,還與隊友一同幫助高醫在大專乙組寫下連兩年第二名的佳績。

 

回想起大學瘋籃球的那段日子,林瀛洲笑說:「我們之所以成績不錯,主要原因是我們可以連打七年,不像別人打四年後就畢業了。」

 


 (圖片提供:林瀛洲)

 

儘管當時林瀛洲仍未定下當復健康或是從事運動醫學相關的志向,不過他坦言球隊的團隊生活確實對於他之後從醫有很大的幫助,「那時候當隊長要學著領導,球場上要學著抗壓,以及後來當復健醫師必備的團隊合作,這些都是我當年在球場上領悟到的。」

 

也因為當過運動員,讓林瀛洲在從醫後更懂得「換位思考」,能站在運動員的角度為運動員提供意見和治療,更熱愛與運動員打成一片的感覺。

 


空手道一姐「小清新」文姿云 (圖片提供:林瀛洲)

 


羽球世大運男單金牌國手王子維 (圖片提供:林瀛洲)

 

他透露在自己從醫後不僅沒有放棄運動,還嘗試了包括高爾夫、馬拉松、登山與羽球等運動,甚至還曾藉著隊醫的身份,與現役球員切磋、交流,「我記得以前有跟麥雅惠單挑過,不過她真的太快了,差太多了。」

 

 

不住飯店進駐選手村 與選手建立信任關係

 

大學畢業後,林瀛洲申請到林口長庚醫院實習,由於對於運動的熱愛讓他決定深耕運動醫學領域,並在1999年時透過周適偉醫生牽線,展開至今已長達21年的國訓中心看診生活,每逢周四他都風雨無阻的前往高雄看診,甚至在接受筆者訪問這天,林瀛洲也剛好從左營搭車回到台北,在被問及「東京奧運都已經延期了,怎麼沒有想說休息一下?」時,他則笑著說:「早就習慣這種生活了。」

 


(圖片提供:林瀛洲)

 

回想起剛到國訓中心看診的那段日子,林瀛洲說當時因為是「最菜」的,所以來給他看診的大部分也都是排不到名醫門診的「最菜」運動員們,像是後來與他有革命情感的亞運女子跆拳道金牌國手蘇麗文,就是在當時結識,「那時候蘇麗文還是陪練員,而我也才剛去國訓看診,她因為排不到其他醫生,才來我這邊看診。」

 

2001年林瀛洲更在前大專體總秘書長魏香明的推薦下,加入北京世大運工作團隊協助醫療工作,一圓為國家代表團服務的夢,而當時中華隊陣中包括了「鉛球王子」張銘煌、「網球一哥」盧彥勳等年輕好手,其中盧彥勳更是首度披上中華隊戰袍出征國際綜合性運動會,林瀛洲說:「那時候盧彥勳剛上大學,是他第一場國際運動會,所以我們算是一起出道。」

 

第一次與國家隊一同出征,也讓滿頭熱血的林瀛洲大開眼界,並留下至今都難忘的回憶,「當時我記得有被詢問想住飯店還是選手村,我毫不猶豫的說我要住選手村,結果發現大家用很訝異的眼神看著我,後來我才知道,以前代表團除了防護員會住在選手村外,隊醫都是住在飯店。」

 

在開啟了隊醫住選手村的先例後,林瀛洲笑說自己也因此付出「代價」,「那時候我們就在選手村直接幫選手看診,一個晚上就可以看80到90個運動員,『生意』很好,不過我們的房間也因此變得很溫暖,選手沒事也會來找我們聊天,看完診後還會有教練找我們去喝一杯,讓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他們的一員,團隊也變得很有凝聚力,這才是我想要的感覺。」

 


(圖片提供:林瀛洲)

 

 

從菜鳥隊醫變金牌推手 為選手醫傷也醫心

 

在2001年北京世大運後,林瀛洲幾乎成為中華代表團的專任隊醫,包括2008年擔任北京奧運中華代表團顧問醫師,2016年里約奧運、2017年台北世大運、2018年雅加達・巨港亞運皆擔任擔任醫療長,他所服務過的選手不勝枚舉,成為中華代表團不可獲缺的幕後「金牌推手」。

 


世界球后羽球一姐戴資穎  (圖片提供:林瀛洲)

 

不過談到最讓他印象深刻的一次隊醫經驗,林瀛洲則表示,2008年北京奧運跆拳道好手蘇麗文於銅牌戰倒地11次的「經典一戰」,讓他至今難忘,「她當時在第一場比賽的第二回合左膝前十字韌帶就撕裂了,在確定她能參加敗部復活賽後,我就跟她關起門來試動作,評估她是否可以繼續上場。」

 

林瀛洲透露,當時自己與蘇麗文已經建立相當深厚的信任關係,兩人在閉門時並未談到任何傷勢與是否棄權的問題,他更生涯首度拿起了跆拳道練習靶讓蘇麗文「試腳」,結果被一腳踢飛,「當時我們已經互信到一個程度,我也很清楚她心裡在想什麼,所以我只是要評估蘇麗文如果繼續上去踢,最壞的狀況會是什麼?會不會有生命或是殘廢的危險?不是幫她決定是不是要繼續出賽,而是讓她知道我們支持著她的決定。至於後來發生什麼事,就是大家都知道的,當時她在場上痛,我在場下心也跟著痛。」

 


跆拳道亞運金牌國手蘇麗文 (圖片提供:林瀛洲)

 

後來與蘇麗文相似的故事,也在2016年里約奧運時再一次考驗著林瀛洲,當時女子角力好手陳玟陵在首場比賽就發生右肩脫臼的狀況,在同樣有機會參加敗部復活賽的情況下,林瀛洲再一次天人交戰,「當時她上救護車後,就跟我說如果有敗部復活賽她一定要上場,但我心中知道她的狀況根本不可能再上場了,所幸最後她的對手輸了,讓她無法參加敗部復活賽,也讓我們鬆了一口氣。」

 

林瀛洲強調,在他的隊醫生涯中領悟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必須與選手「同心」,要站在選手的立場為他們的心情考量,而不是自顧自地將專業意見加壓在選手身上,「所以跟代表團出去,我最開心的就是選手奪牌那一刻。不過隨著現在在代表團扛起的責任愈大,我的想法也確實愈來愈保守,畢竟當隊醫不能等到運氣用完的那一天,所幸,到現在我還沒有作出任何讓自己後悔過的決定。」

 


為中華隊男籃國手田壘治療 (圖片提供:林瀛洲)

 

 

從調經到避免禁藥 隊醫生涯學無止境

 

儘管已經是中華隊的「金牌推手」,但林瀛洲坦言在擔任隊醫這條路上學的永遠都不夠,這也讓他在後來開始專研運動生、心理學,甚至還能為選手調配飲食和訓練菜單,從協助女子選手「調經」,到去年長庚成立了國內首支「運動藥師」團隊,來幫助選手避免誤食禁藥,幾乎都能一手包辦。

 

在談到對於女子選手來說特別重要的調經時,林瀛洲表示,調經的工作通常要在賽事前三個月就必須開始進行,且醫生與選手間必須建立相當的信任關係,來確保比賽時能夠保持在最佳狀態,「對於頂尖選手的競賽來說,只要有一絲毫的差別,就會產生很大的差距。所以過去也曾發生過選手忘記吃調經藥,導致表現大受影響的案例。」

 

另外,近年我國選手不斷發生禁藥事件,林瀛洲也認為在長庚「運動藥師」團隊的協助把關下,希望未來能避免選手誤用的狀況再發生,「其實大部分的醫生對於禁藥並不是真的徹底的了解,更何況是運動員,所以過去才會有誤食的狀況發生,過去就有選手因為使用眼藥水被驗出利尿劑,或是服用含麝香的中藥品而驗出禁藥成分的狀況,不過現在已經有一個平台能夠諮詢,希望能夠讓這樣的冤案不要再發生。」

 

 

疫情、衛生環境成威脅 中華隊已有最強後援

 

而近年我國代表團不論是參加2016年里約奧運遇上茲卡病毒、2018年雅加達・巨港亞運碰上衛生環境不佳,以及原訂今年登場的2020年東京奧運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賽史首度延期一年辦理,種種的疫情與衛生環境問題,也讓林瀛洲直言確實備受挑戰,「不只是病毒問題,只要一個流感都可能會搞垮整個代表團,就像上次(雅加達.巨港)亞運時就發生了游泳隊上吐下瀉的狀況,所以整個醫療團隊,在賽會期間都必須兢兢業業的面對每一次的突發狀況。」

 

尤其是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短時間內仍難以得到控制的情況下,延期一年的東京奧運是否能夠安全舉行,林瀛洲也坦言,沒有人能拍胸脯保證,「這次疫情就像是流感一樣,除非現在能夠找到特效藥,就像克流感,但又要能在明年上市,難度可說是相當高。」

 

不過林瀛洲也直言,近年在國內體育主管機關的努力下,中華代表團的醫療與防護人員配置已經比過去好很多,讓選手能夠無後顧之憂的出賽,「以前我們可能只有一名隊醫搭四名防護員,所以每天都要開會決定隔天要跟哪一支代表隊,但現在幾乎每一隊都能配置到一名防護員,不會再有被放生的狀況。」

 


新生代桌球一哥林昀儒 (圖片提供:林瀛洲)

 

對於已經完成年輕時的夢想,林瀛洲也坦言,希望有更多年輕醫師能夠加入為中華代表團服務的行列,「這幾年也培育了一些後面上來的醫師,感覺該做的都做了,不過還是希望有更多人加入這個行列,一起為國爭光。」

 

職人檔案:林瀛洲
學歷:高雄醫學大學醫學士、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大學體育學系博士
資歷:數屆世大運、亞運、奧運中華代表團隊醫、醫療長
現職:長庚醫療體系運動醫學總召集人、桃園長庚醫院復健科主治醫師暨體適能中心主任

 

本文作者:Dr.PD 


※延伸閱讀看更多「運動新視力」系列:

運動職人專訪電影聊運動運動科技應用健康診療室跟著運動去旅行


喜歡我們分享的內容嗎?歡迎按讚追蹤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圓動力編輯室 |每滴汗水背後,都是一個又一個你不曾聽聞的故事,從文字到影像,我們希望傳遞場上每一刻的感動,觸動你愛運動靈魂。 「為所有選手發聲,陪每位選手追夢」 圓動力,與您分享這塊土地上每個關於運動的故事。
小教室
棒球「女力」史

19世紀女性開始投入棒球運動,1866年美國一所大學(vassar college)成立了有史料記載的第一支女子棒球隊,女球員卻遭到父親、哥哥們以運動對女生來說太危險為由反對,匆匆解散。第一次收費入場的女子棒球比賽則在1875年出現,但由於比賽質量不高票房不好,只舉辦四場比賽就撑不下去。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大聯盟棒球員放下球棒、拿起槍桿從軍去, 1943年Philip K. Wrigley建立了全美女子職業棒球大聯盟 (All-American Girls Professional Baseball League /AAGPBL)填補球場上的空缺,並且掀起一股「女子棒球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