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新視力
運動職人

培育後輩仍不忘奧運夢 擊劍戰神歐豐銘的最後一搏

2019/08/26

記得第一次遇到全運4連霸,共拿下5座冠軍的「擊劍戰神」歐豐銘大概是在15年前。那時他才高一,打進全國中等學校擊劍錦標賽的冠軍戰。其他學校的參賽者全圍著一樓劍道,或趴在二樓護欄上觀戰。過程、比數連自己也早就不記得,但我記憶中他每一劍得分都徹底釋放能量,爆發出野獸般的嘶吼。

 

10多年過去,世界排名135,32歲的歐豐銘依舊是擊劍界的第一把交椅。前陣子出戰擊劍亞錦賽,在團體賽與新加坡44比44之際,扛起最後一棒的他一路後退,卻抓緊對方出劍的一瞬間把劍撥開,手腕一個使勁,把劍尖甩在對手背上,漂亮完成絕殺。霸氣地直接把頭盔向上一拋送對手低頭離場,展現台灣一哥的價值。

 

儘管同期的戰友皆早已退居幕後,自己創立的俱樂部「奧林擊劍」,也培育出不少新生代好手在國際賽奪牌,其中以青奧銀牌陳弈通最為外界所知。儘管外界勸退他專心執教的聲音沒停過,歐豐銘仍堅持著奧運夢。

 

只有歐豐銘能這樣,一路憑藉著對擊劍純粹的愛,以及奧運的夢想前進。花了超過兩百萬出國訓練、參賽,更開設了俱樂部培養下一代劍手,也為自己掙點經費。同輩的劍手只剩他還在奮戰,為了明年奧運外卡賽做最後一搏。


(圖片提供:歐豐銘)

 

「我很喜歡這個運動!我想要把它做到最好,看我自己能進步到哪。(明年)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吧。」

 

 

主動創造環境 奧林擊劍打出名堂

 

台灣擊劍資源不算豐富,大學畢業後便沒有長期合作的教練。歐豐銘曾到德國小鎮Tauberbischofsheim訓練3個月。他常在出征國際賽前提早出發,到當地尋找訓練機會,還不時自費短期移地訓練,10年如一日累積經驗和實力。大學畢業後沒有正職工作,為了延續擊劍夢想,他只能找學弟妹練習,並靠著在政大當兼職教練、北市大推廣班的薪水,和全運會獎金節儉度日。

 

他點出台灣運動圈長期以來,以學校為運動發展中心的通病,「大學或研究所畢業後就很難繼續。就算回去學校訓練,下班後學弟妹可能已經練完,時間兜不上。」希望打造同時能帶來收入、培養選手和訓練的環境,剛好也有推廣班學生練出興趣,因此他和女友以及其朋友的投資下,於2015年4月創立了「奧林擊劍」俱樂部。

 

「俱樂部系統才能永續發展,不論是培養新選手,還是選手要追求進步。我要創造能帶來收入,又能訓練的環境。」

 

奧林擊劍位在大直,是台灣前幾家擊劍俱樂部,只提供鈍劍教學。地面鋪設著黑色地墊,空間不算太大,但佈置乾淨清爽,同時讓10多位選手練習剛好足夠。今年暑假,他照例請來大學時期的白俄羅斯恩師Vladimir Romankov指導學生。


(圖片提供:歐豐銘)

 

踏進俱樂部左手邊的牆上印的Logo和「奧林擊劍」四個大字,歐豐銘的期許不言自明,「我希望我們俱樂部有人去奧運,可能是我,可能是我的學生。」

 

「我們的目標就是培養選手。」經營理念簡單,但實際做起來卻不容易,從找場地談房租、裝潢、買辦公室器材,與家長溝通等等,歐豐銘和女友李孟穎一手全包。4年下來兩人幾乎全年無休,更沒有時間像一般情侶一樣,來個3天2夜的小旅行,「事情多到讓你沒辦法專心訓練,課程晚上9點半結束,12點出俱樂部算早了!」

 

 

俱樂部人才輩出 擊劍只是身份不是職業

 

曾有家長抱持「小孩要打奧運」的心態上門,但歐豐銘說,興趣才是能持之以恆的關鍵。他反對給選手施加壓力和預設立場。當學生有意願更上一層樓,教練團絕對願意傾囊相授。但只要訓練時間和強度提升,還要兼顧學業,自然產生壓力;而當打出一點成績,對比賽結果的期待和壓力自然隨之而來。

 

因此擊劍訓練過程中,練的不只是技術,還是生活和心理上如何與運動共存。「所以我強調學業跟擊劍並重,不能放棄學生該盡的義務。我用自身例子告訴他,競技運動員就是要跟壓力共存。來擊劍場就把該做的做好,運動訓練需要長時間累積,不是短時間看到結果。要更專注在怎麼把動作做好,當下這一劍怎麼打。訓練完就結束就不用停留在裡面,需要放鬆將自己抽離出來。」

 

「我鼓勵大家往自己的興趣去發展,培養多重專長,增加競爭力,即使是體育班也不可以放棄學業。有些人會在特定領域發現自己的天份,但這與學習擊劍是完全沒有衝突的。像(前)世界第一的Lee Kiefer是醫學院學生。體育班專注在運動專長訓練,卻忽略了課業,非常可惜。」

 

俱樂部開了4年,學生最初的10人到現在超過60人,其中最知名的莫過於拿下青奧銀牌的陳弈通。國內擊劍全國、青年和青少年男女子共6組排名,鈍劍項目一度同時有4組的第一來自奧林擊劍。營運方面,歐豐銘只低調表示:「為了維持能夠培育出優秀選手的訓練環境,營運成本很高、很辛苦,但是我們一直在努力。」


歐豐銘(左)與得意門生陳弈通 (圖片提供:歐豐銘)

 

近日不僅有香港俱樂部來訪交流,台裔美籍的奧運銀牌好手陳海翔(Alexander Massialas)回台灣看家人,也來奧林擊劍和歐豐銘以及學生展開閉門對決交流,逐漸建立起名號和規模。

 

「俱樂部要做到什麼規模我沒多想,我想要培養選手,希望俱樂部要有人去奧運,甚至是奪牌,台灣也是有好的人才。我真正走在這條路上,知道會遇到什麼事情,這是很寶貴的經驗。他們會走得比我更順,更快。

 

 

我的初衷就是我喜歡 有些事不做老了會後悔  

 

這一年多歐豐銘為備戰亞運,以及奧運儲訓隊的身份,平日得在高雄國訓中心訓練,俱樂部交由女友和旗下教練團打理,自己則以遠距工作方式處理俱樂部事務。週末回到台北,他仍投入教學工作,幾乎全年無休。「不是我比賽,就是在帶選手比賽。」

 

「我就是一個人當兩個人用,俱樂部的事我能處理都盡量不去煩他。他的個性是負責任的人,不會因為要圓自己的夢想,選手都丟給別人。他用盡最大的努力兩邊兼顧。」負責行政工作的李孟穎說,從她的語氣能聽出來,對歐豐銘的支持與欽佩。

 

2016年奧運亞洲大洋洲區外卡賽,歐豐銘一路過關斬將殺到決賽,才敗給香港的亞洲劍王張家朗。雖然錯失奧運資格,卻也讓他了解,其實距離並沒有這麼遠。「我決定再撐4年,再給自己最後的挑戰。我的初衷就是我喜歡,不管結果如何都想要把它做到最好。如果我沒做得很好那也沒有遺憾,因為我已經付出所有,其他也沒辦法強求。


歐豐銘與台裔美籍奧運銀牌陳海翔 (圖片提供:歐豐銘)

 

自大學畢業已10年,歐豐銘這段期間從一年2-3站開始,到近期1年7-8站賽事,一共出戰了約40站大小國際賽。就算有時在大賽排名僅有100多,他也不因此氣餒,終究保持對擊劍的初衷。

 

「我一直在追求自我提升,現實狀況下盡量打。打劍過程我非常享受當下,跟世界完全脫離,聽不到旁邊聲音,沈浸在跟一個人對決的感覺。訓練了戰術刺中對手,面對比賽壓力還是表現很好,這種感覺在每個階段越來越強烈。能拿到什麼成績無法預測,但關鍵絕對是心態,很喜歡、願意投入,不管結果如何都想要把它做到最好。」

 

 

女友強力支持 擊劍戰神的最後一搏 

 

「歐豐銘執著、認真、沈靜,想盡各種辦法去完成夢想,不論前面的路有多艱難,還是守本分在做,自我要求也很高。」擊劍協會前秘書長,亞洲擊劍總會執委何湘伶說。「鈍劍技術性比較強,需要沈靜地去觀察不同選手打法,除了自己練得好,還要了解對手招式。」

 

以老將,又是帶出成績的教練身份追逐奧運夢想,圈內有不少人間接勸歐豐銘退休專心執教,當然包括他自己的爸媽,以及未來的岳父母。而李孟穎不只全力支持,更為他過濾掉不少雜音。「太多人在拉他,『不行、機會不高、你要做投資報酬率高的事情、夢想是夢想、專心當教練、留給以後學生去拚』,我唯一做得到的就是無條件支持。當你身邊99%的人都跟你說不要、不可能,你可能會被拉下來,但我推他的力量,比99人拉他的力量還大!」

 

這種成功機率是個問號,但要成功,有點瘋狂是必須的。歐豐銘大學畢業前的國際賽經驗兩隻手數得出來,174公分的身材更不佔優勢,只能以策略戰術取勝。他很幸運,有位懂他的瘋狂的女友在身邊,成為他最堅強的啦啦隊。「我們兩個有共同理念,人生有些事情做了不一定有結果;可是沒做的話,你老了以後會非常後悔。我寧願做了失敗,也不要後悔。」

 

「有去當然非常好,是人生重要里程碑;就算沒去,這段時間學到的也非常有價值。」歐豐銘說。

 

擊劍在台灣絕對稱不上熱門運動,走在這條路上最重要的莫過於強烈的信念,不斷找尋方法進步,在現實和理想之間尋找平衡。經營俱樂部方面,不僅要有什麼事都得扛起來,奉獻所有時間的心理準備,掌握客群並懂得與家長、學生溝通,再將好口碑散播出去,才是長遠經營的關鍵。

 

職人檔案:歐豐銘
學歷:台北市立大學競技運動訓練研究所
經歷:奧林擊劍創辦人、雅加達亞運鈍劍個人賽第六名、全運會鈍劍個人賽5次金牌

 

※更多的「運動新視力」:運動職人專訪、運動科技應用、電影聊運動、健康診療室、跟著運動去旅行


更多好文分享,歡迎按讚訂閱我們的圓動力粉絲專頁

分享至社群:
作者資訊
Dennis L 林育正 |喜愛觀察運動行銷和深度人物專訪,目前擔任NFL in Taiwan粉絲專頁編輯,最喜歡的運動電影是沙地傳奇。
小教室
美式足球的進攻領袖「四分衛」

四分衛排在中鋒後面、進攻線中央,站在球隊中最重要的位置,也在NFL國家美式足球聯盟薪資排序最高,所以特別受到重視。四分衛(Quarterback)是根據與前鋒的習慣距離而命名,負責發動攻勢並執行戰術。四分衛常常會自己帶球前進,如果這時被阻截(tackle)術語就叫擒殺(sack)。